世界視線:屋漏偏逢連夜雨 花都何日復繁華

2019年01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法國首都巴黎雅號「花都」,電影《日落巴黎》道出她在世人眼中的浪漫形象,羅浮宮滿載千秋文物,香榭麗舍大道繁華高貴,凱旋門記下法國史詩,艾菲爾鐵塔本來是法國標誌,可是現在提起法國,恐怕大家都想起黃背心。黃背心自去年十一月爆發示威至今仍未平息,上周末全國八萬四千人走上街頭抗爭,比對前一周還多三萬人,而且愈演愈激,從抗議燃油稅到整個政府施政,最近還密謀擠提銀行,毫無罷休迹象。

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巴黎市中心上周六一間麵包店發生嚴重氣體爆炸,造成三死四十七傷,兩名消防員及一名遊客罹難。爆炸威力強勁,火光熊熊,加上傳出巨響,一度令人以為是恐怖襲擊,諷刺的是,附近有大批傳媒在採訪黃背心示威,故得以迅速趕到現場,拍下巨災相片,讓世人目睹花都又一次歷劫。一五年連環恐襲造成逾一百三十死慘況歷歷在目,近幾年有關法國的新聞大多數令人搖頭嘆息,這個昔日浪漫國度到底出了甚麼事?

歸根究柢,法國成為極端主義組織攻擊目標,主要不滿其與英美稱兄道弟,英美自顧不暇,也難保護這個小弟;成也歐盟,敗也歐盟,接收大量難民混雜恐怖分子,恐襲防不勝防,難民對社會亦構成沉重負擔。經濟不景,治安也不靖,巴黎搶劫盜竊猖獗,令遊人提心吊膽,黃背心事件火上加油,訪法旅客數目頓時下跌。民眾把問題歸咎政府無能,矛頭直指總統馬克龍。

馬克龍在一七年以三十九歲之齡成為法國歷來最年輕總統,花樣男子高民望當選,兩年後政績不濟令人懷疑他虛有其表,既未能扭轉積弱的經濟,連串新措施更招來怨聲載道,最惹民憤的是取消富人稅,增加燃油稅,像劫貧濟富,被譏為「富人總統」。真正的富翁總統特朗普取笑他民望低失業率高,法國總統受奚落卻聲也不吭。

羅馬非一天建造,巴黎也不是一夕沉淪,把法國累積的種種問題算在馬克龍頭上,可能有點不公平,但他一籌莫展的表現,委實難寄予同情。特朗普叫馬克龍「讓法國再次強大起來」,未免強人所難,法國人惟有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