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烏克蘭可變-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3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烏克蘭距離中國內地及香港千萬里以外,但它的變化卻緊緊左右着中國內地與香港未來的發展,而三月底開始的總統選舉將是關鍵。

烏克蘭是近二十年中國國防科技的重要來源,包括技術轉移、武器出售,以及烏克蘭的科學家到華工作。二○一四年烏克蘭的「顏色革命」帶有斷絕中國國防科技來源的因素,但革命之後,美國沒有足夠資助,烏克蘭還在出售關鍵的國防科技給中國。近來包括中國與烏克蘭飛機設計公司Antonov合建全球最大的運輸機,北京的公司也在洽購該國屬全球最大和最先進生產直升機引擎和部件的Motor Sich公司。美國已不停地警告烏克蘭政府不要向中國出售這些公司與技術,但似乎沒用。

顏色革命推翻親俄羅斯的民選政府,換來親美政府,在東南部和克里米亞半島都形成了近乎內戰的對壘。表面上,烏克蘭政府在各個方面攻擊俄羅斯,購買美國武器,引進美國和北約的軍事顧問,但該國剛揭露醜聞,總統波羅申科涉從俄羅斯走私武器回國並以高於市價幾倍售給軍隊。而即使烏克蘭與美國制裁俄羅斯,烏國最大的外貿夥伴是俄羅斯,且還在增長,令人詫異烏克蘭究竟是否在與俄羅斯為敵?

我剛剛到基輔訪問,當地沒有戰爭氣氛,一切平靜如常,社會的精英不談政治,卻表示烏克蘭經濟是從二○一四年顏色革命後走下坡,他們亦沒有對俄羅斯有多大敵意。其實,烏俄本是一體,同文同種,蘇聯時期烏克蘭是蘇聯的重要組成,是科研經濟的重鎮。四十多年前我到基輔,當時生活水平媲美英國,現在獨立和民主政變後,平均工資卻是每月三百美元(最近政府把最低工資從每月一百五十美元提升至三百美元),人民生活拮据。事實上,烏克蘭獨立後經濟不景,靠的是人民出外打工,主要是到俄羅斯和波蘭。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以及二○一四年顏色革命後,出外打工的趨勢更強,估計該國四分之一的經濟活躍人口,近五百萬人在外打工,並有三百多萬人移居俄羅斯。烏克蘭與俄羅斯的邊境還是人來人往,烏國經濟很大比例靠的是來自俄羅斯和波蘭的回家匯款。

這樣的情況顯示出烏克蘭怎可以與俄國對抗?美國與北約不出錢,看來今次大選親美的總統波羅申科必敗無疑,烏克蘭大有機會脫離美國的勢力,與俄國重修舊好,與中國的關係只會增強。中國已大力投資烏國,若烏國政治變天,中國因素會更大。倘如此,美國怎樣守住東歐?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必然進一步伸延。香港也會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