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阻修例心中有鬼 保逃犯與民為敵

2019年04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是毛澤東當年預言的所有反動派的歸宿,也是今時今日反中亂港勢力的必然邏輯。眼下在立法會展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攻防戰,正是這個大趨勢下的其中一個插曲。

回歸以來,由於港府與不同司法區簽訂引渡協議進展緩慢,致使香港淪為「逃犯天堂」,不少人在境外違法,只要逃回香港就可以逍遙法外,香港人在台灣殺死女友後逃回香港避責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知恥近乎勇,港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以個案方式與不同司法區引渡逃犯,有助堵塞法律漏洞,主流民意樂觀其成。然而,在香港這個高度政治化的地方,修例面對不小阻力,早前在爭議聲中通過一讀與二讀,今日草案提交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審議,反對派勢必孤注一擲,企圖以拉布戰拖垮修例。可以說,這是正義與邪惡之戰,是文明與野蠻之戰,結果將決定香港是法治之區,抑或繼續做逃犯天堂。

阻力主要來自兩個方面。早前有本地商人提出司法覆核,要求修例不應設有追溯期,即既往不咎。有關商人有案在身,擔心修例後被引渡,出於自保而祭出覆核手段,動機不難理解,但如此一來,包括在台灣殺人的重犯都可以輕易逍遙法外,不僅有違修例初衷,破壞公義,也不符合國際通行做法,港府高層昨日直言不可能滿足有關訴求,可以說是應有之義。

最大的阻力來自反對派。為阻撓修例,他們無所不用其極,除了採取一貫的抹黑及恐嚇手段,形容修例是所謂「引清兵入關」,送香港人「返大陸受審」;以及發動示威遊行,向港府施加壓力;更一再派人到美國及歐洲等地唱衰香港及中國,邀請外部勢力干預香港內政,與此同時,他們也在立法會大打拉布戰,能拖一天算一天。

類似的一幕人們早已屢見不鮮,反二十三條立法如此,反國民教育如此,佔中如此,反高鐵「一地兩檢」亦如此,正因為屢見不鮮,反對派的那套恐嚇市民的招數已不再靈光,動員能量也今非昔比,至於「哭秦庭」搬國際救兵(這才是真正的引清兵入關),也不可能奏效。事實上,反對派之所以視修例如洪水猛獸,並非為了他們口中的「公義」,而是因為心中有鬼。這些年來,他們搞風搞雨,唯恐天下不亂,不知幹下多少無法無天的勾當,做了多少見不得光的醜事,過去沒有引渡條例,更得到港英餘孽的包庇,才得以有恃無恐,而一旦修例通過,法律漏洞被堵塞,就意味着他們的好日子快到頭了,難怪對修例如喪考妣。

正所謂,「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任何一個有正義感、熱愛香港的人,都不願意香港淪落成為逃犯天堂,都希望逃犯早一日被繩之以法。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都要將你追捕歸案,不應該只是一句電影台詞,香港要撥亂反正,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就是走出正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