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美國大兵作惡 日本政府埋單-史弘毅 傳媒人

2019年04月18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日本沖繩普天間美軍機場附近居民要求日本政府禁止美軍軍機飛行,以及就噪音進行賠償的訴訟,福岡高等法院那霸支部日前頒布二審判決,以「噪音超出忍耐限度」為由,勒令中央政府賠償約一億四千萬港元,賠償額度比一審判決大幅減少,對於禁飛和未來基地對居民產生危害的賠償,則維持一審的判決,未獲認可。

根據二○一六年十一月那霸地方法院沖繩支部的判決,受基地噪音影響的居民每月可獲賠七千至一萬三千日圓不等,今次高院的判決則降低至四千五百至九千日圓。至於禁飛要求,高院明確表示,根據《美日安全保障條約》和《美日地位協定》,機場的管理權屬於美方,國家沒有權限作出限制。而「未來危害」的索償要求,法院則以「不合法」為由予以駁回。

有關判決與其說是安撫民眾,倒不如說再一次凸顯日本作為美國附庸的無奈。儘管法院認定基地的噪音嚴重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特別是美軍戰機在深夜和清晨起降,更是違反日、美兩國之間的協定,但就是無法將造成損害的一方告上法庭,還要日本政府自掏腰包賠償。先不說居民的賠償金額大幅縮水,如今由國家埋單,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道理本身就很難說得過去。

最諷刺的是,駐日美軍紀律敗壞,在當地經常犯事,弄得天怒人怨,沖繩縣日前發生命案,一對男女被發現倒臥在公寓內,事後證實一名駐當地美國海軍水手用刀刺死一名日本女子後自殺。類似案件絕非個別事件,早在一九九五年,一名十二歲沖繩女學生被三名美軍士兵綁架及強姦,當地發起反對美軍基地的十萬人大遊行。

儘管之後美軍進行了內部整肅,並開始允許日本警方介入美軍在當地涉及的案件,但最終決定權仍然握在美方手上,而這些年來類似慘劇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著名日本藝人北野武曾當面質問一名美國人,為甚麼沖繩美軍屢屢侵犯當地人,對方不得不承認,駐當地大兵素質比駐歐及駐南韓的士兵都差。

沖繩民眾對美軍基地的怨氣不斷積累,體現在月前就美軍基地搬遷至沖繩較邊遠的名護市邊野古進行公投,結果在四十多萬投票民眾中,七成人表達了反對意見,奈何是次公投沒有約束力,充其量只是向政府表達民意傾向。事實上,首相安倍已重申不會延遲搬遷計劃的填海工程。

沖繩民眾忍受美軍基地建在自己家園,實際上就是為整個國家「忍辱負重」。NHK一項民調顯示,被問及美軍基地存在對國家安全是否必要時,沖繩民眾意見大致持平,在全國則一面倒傾向接受;當問題改成美軍基地對沖繩經濟發展是否必要時,大部分沖繩居民不以為然,全國民意卻相反,說穿了就是「鄰避主義」作祟。

駐日美軍基地想趕也趕不走,美國商人總統特朗普上場後更不斷獅子大開口,不斷要求日本政府增加美軍的軍費負擔,說得難聽點,日本人不僅「開門揖盜」,更是「貼錢揖盜」。對於廣大日本民眾而言,這還可以說是尋求山姆大叔軍事保護傘的「必要之惡」,但對沖繩民眾而言,卻無論如何難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