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阻撓修例太猖狂 逃犯天堂情何堪

2019年05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毛澤東曾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從這個角度看,反中亂港勢力瘋狂阻撓港府修訂《逃犯條例》,恰恰證明修例擊中了他們的要害,港府更應立場堅定,快刀斬亂麻,但當局有沒有這個決心及魄力,建制派是否團結一致,實在是一個大問號。

這樣的擔心顯然不是多餘的。港府提出修例經已六周,但法案委員會至今未能選出主席,更鬧出「雙胞」畸胎,反對派公然召開沒有任何法律基礎的「山寨會議」,自立為「王」,還倒打一耙,指摘經過立法會內會授權的建制派一方是「非法會議」、「非法主持」,叫人見識何謂是非顛倒,黑白混淆。最令人側目的是,反對派政客粗口爛舌,公然侮辱女性之餘還大打出手,早有「垃圾會」之名的立法會進一步淪為「鬥獸場」,怎一個亂字了得!

立法會陷入癱瘓,引渡逃犯修例寸步難行,固然因為反對派猖狂狙擊,而建制派作繭自縛,進退失據,同樣難辭其咎。非常時期,需用非常手段,已有人建議解散法案委員會,另起爐灶;或繞過法案委員會,將條例直上立法會大會討論表決,本來都不失為解決問題的方法,且符合議事規則,奈何建制派畏首畏尾,畫地為牢,擔心此舉會「立下先例」令法案委員會形同虛設云云。問題是,如果不用非常手段,建制派又有甚麼化解之道呢?莫非一直被反對派牽着鼻子走,一味被動捱打嗎?莫非是要坐視修例被拖垮嗎?

顯而易見,立法會烏煙瘴氣,不是建制派「人多欺人少」,而是反對派「人少欺人多」;人們也沒有看到建制派利用「制度暴力」,看到的是反對派使用語言暴力、拳頭暴力。一言以蔽之,建制派至今束手無策,而且內部分裂,已將無能與軟弱寫在牆上。

同樣令人失望的是港府,先是剔除九條與商業有關的引渡罪行,已被視為在壓力下低頭;繼而林鄭公開承認「沒有政治能量」解決立法會亂局,助長反對派的氣燄。到了近日,眼見反對派發動包圍立法會,大有再次「佔領」之態,港府更是怯態全露,忙不迭強調「八不引渡」,又聲稱會與各政黨「理性溝通」,這正中反對派下懷。事實上,「逢中必反」就是反對派的最大「理性」,港府再怎麼「溝通」都無濟於事,反而會消磨時間,一旦拖到七月份立法會會期結束,反對派的拉布戰術就成功了一半;若拖到十月份有關台灣殺人犯刑滿出獄,修例隨時重蹈二十三條立法半途而廢的結局,香港將永遠洗不掉「逃犯天堂」的恥辱。

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回歸二十多年反中亂港勢力之所以能夠呼風喚雨,除了外部勢力撐腰,更因為建制派窩囊,港府無能。早有人質疑港英餘孽與洋奴漢奸「心有靈犀」,聯手製造亂局,破壞一國兩制,從今次港府步步退讓「配合」反對派拉布觀之,顯然不是沒有根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