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攻心至上-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5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世界經濟雖然還是以實質經濟(生產、消費、貿易等)為基礎,但是金融化產生出巨大的槓桿作用。由於金融化的資本對實質經濟的衝擊能力巨大,經濟心理預期,也即是資本和資金擁有者的心理預期變成經濟的主宰力量。只要說服和動搖心理預期,資金流便可出現逆轉,從而打擊實質經濟的資金成本,改變實質經濟的增長表現。

因此,在國際金融為主的國際經貿市場,決定因素不在於實質經濟的力量,而在於對資金的控制,更重要的是對市場心理預期的操控。中國的成功是在於實質經濟的投資,生產、貿易與消費;但不足之處是美國掌控國際金融和左右市場心理預期變化的輿論與意識形態。

也因此,即使美國經濟已經資不抵債,財政赤字與外貿赤字嚴重,但掌控着國際金融和國際媒體輿論,還可以製造出美國經濟異常健康、鞏固和有着強大增長能力的神話。美國的關鍵力量是控制了國際的資金流,可以任意增減美元在國際實質經濟與金融的供求和利息成本,也可以製造各種神話來誘使資金按照它的旨意而流動。

例如,中美貿易戰美國加重從中國進口的關稅,竟然可以說美國得益而中國失利,美國總統特朗普連基本的經濟原理和事實也可以歪曲胡說,也竟有人相信,包括中國內地不少的精英與民眾。

不過,只要相信特朗普製造出來的假話,中國內地及香港等地的股市大跌,美國股市只是小跌而且很快回升。其中當然有資本的操作,但由謊言造就的市場心理預期也更為重要。

而股市、匯市的心理預期轉變帶來的此升彼跌,卻使中國內地企業融資成本大增,摧壓本來已經過度發債擴張的企業經營。反過來,資本市場轉變,資金流向美國和美元資產,更有助美國企業的經營,也推動美國經濟信心和消費,最終的結果是金融與輿論互動,把美國實質經濟的弄假變成真,把中國市場的假象變成真實困難。

當中國內地官員與專家還斤斤計較要把人民幣貶值來促進出口,人民幣貶值變成市場心理預期產生出連串的消極作用,以致造成強大的資金外逃壓力。貶值未產生出口增加效應,已造成金融經濟的大破壞,摧壓實質經濟,損失遠超過出口增長的效益。

市場心理預期在今天也演變成政治上的心理預期,衝擊政府的信心與施政的能力和決心,反過來,更給市場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和消極的心理預期。

戰者,攻心至上,古有明訓!中國近代的西化教育卻弄成不懂西也不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