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力散神亂 博弈難料-柳扶風 評論員

2019年05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修訂《逃犯條例》能否成功,取決於香江府衙和建制派議員能否合力,「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然而,迄今為止,這兩方面都很不給力,香江府衙提交草案上會後,態度曖昧,左顧右盼。反對派勾連外部勢力瘋狂反對,猛拉洋大人入夥同仇敵愾。商界中則有人似乎要「對號入座」,要求剔除與商業犯罪有關的引渡罪行,更有甚者,提出「港人港審」等荒謬立法。港府就立刻「從善如流」,對反對派的搗亂破壞,特首林鄭竟說自己「沒有政治能量」解決問題,好像只要「條例」一上會,就事不關己,唯一可做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表態接受一些似是而非的建議,以「緩解壓力」、「消除壓力」。不料,卻引來了多方面更大的阻力和壓力,更多的混亂和非分之想。

立法會中的建制派雖佔多數,但多而無用,其中更有為了自家私利與反對派心靈契合者,擬渾水摸魚,因而建制派戰鬥力大減。修例草案已上會多時,因反對派「玩嘢」,連法案委員會主席都選不出,建制派兩次「敗走」兩場肢體衝突大混戰。建制派在人數佔優和法理、法規佔優情況下,選個「主席」而不成,正常開會而不成,其廢可掬,他們和林鄭一樣,「沒有政治能量」已完全暴露在反對派面前。為了拖死「修例」,反對派硬拚硬打「初見成效」後,又玩「休戰商討」軟招,提議召開政府、建制派、反對派「三方會議」,共商解決問題。其實,他們「睇死」這個會開不成,就是開得成,也解決不了問題,因為他們根本不想解決問題,他們只想把「修例」活活拖死,為保衞老美國安建功立業。

時間一天天過去,七月之前是「大限」,不管甚麼原因,問題不解決,修例沒通過,都是香港法治、港府管治的大災難;林鄭也就不要混了,成班建制派議員也就不要整天標榜自己怎麼「守護香港」了。形格勢禁,今次修例,反對派是背水一戰,建制派和香江府衙也是背水一戰,反對派空前團結,心無二致,力無二用,香江府衙和建制派則各懷心思,人事可疑,力散神亂,博弈結局實難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