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冇品」之人不配談政治-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19年05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建制派與泛民主派因修訂《逃犯條例》而鬧得不可開交,就連法案委員會的會議也無法召開,兩派嘗試協調,各派四個代表會面商討。詎料,會面不足二十分鐘便告吹,雙方都是在浪費時間。

泛民全無商討誠意,跟建制派一見面,就要求對方游說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議案,又要承認他們推選的涂謹申議員為法案委員會主席。這不叫商談,這叫通令。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個莽夫,但比起香港泛民,卻有禮和合情理得多。美國強而中國弱,但白宮主人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見面,也不會要求對方承認自己的「大佬」地位,然後着習主席回去游說政治局成員,在貿易戰上全面向美國投降。談判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彼此互諒互讓,泛民一夥人卻像慣壞了的孩子,滿以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一切由我說了算,完全不懂得如何跟人協商。這樣的人慢說從政,就連做人也大有問題。

過去筆者對本地學生運動的領袖失望,主要原因是他們都像慣壞了的孩子,如今想來,是我對他們的要求過高了。因為跟泛民不少年過半百的議員相比,那群只在二十歲上下的學生恐怕還要「有品」得多。

昔日,學生領袖梁麗幗要率眾到禮賓府集會,對着鏡頭說要「緝拿梁振英」。本人在專欄中對她嚴厲撻伐,說作為學生而如此出言無狀,反倒是貶損了自己的素養。不過,跟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比起來,原來梁同學已算是「厚道」得多。近日,胡志偉公然在立法會上辱罵特首林鄭月娥,說:「你唔死都冇用呀,八婆!」這樣難聽的話,恐怕一眾學生領袖還不敢說出口。

我講過多遍,在下鄙視不少反對派議員,主因不在於他們的政見,而在於他們的人品。試問一群如此「冇品」之人,又如何能為香港開拓出一套理想的政治模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