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因勢利導-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5月18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國堅持原則不讓步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仍然是一手軟一手硬。軟的是說中美之爭是小爭執,寄望於G20的習特高峰會。這仍然是用說謊來欺騙、迷惑中方官員,把餘下中國出口美國商品的全面加稅的威嚇擱置下來,不敢即時與中國硬碰。

但同時硬的一手是用行政命令跨越原來的決策程序,用國家安全的虛假理由來禁制美國企業與華為的正常市場交易。這是繼對付中興之後,變本加厲地攻擊華為,凸顯出美國政府用政治和單邊主義制裁來替代自由貿易,以此來挽救美國下跌的市場競爭力,並帶上強烈的政治目的。

由中興至華為,美國是把對付俄羅斯、伊朗、北韓等政治制裁方法全面推行,對付所有它不喜歡的企業,而且是全面封殺。在貿易禁制之後還有金融恐嚇,以及如孟晚舟引渡案的司法恐嚇。

從特朗普及其極右政權的反應,當可看到其用心之陰險、行為之卑劣。中國政府若還是要陪笑討好的話,不只是如秀才遇着兵那樣不知所措,且更會是被牽着鼻子走,很容易墮下人家設定的陷阱。

事實上,中國不可能這樣窩囊、被動。一是中國堅持原則,美國便不敢繼續威嚇,這是證明美國有所顧忌。對付華為,美國可辯解是國家安全範疇,不涉貿易談判,這也是美國避開貿易談判的範圍,害怕中國反制。因此,美國怕的是中國的反制,中國正好利用反制,既是即時抗衡美國的關稅制裁,也可以作出對等的威嚇。美國如果擴大加徵關稅,中國應列出反制的措施,使美國社會審慎考慮,也一改談判以來窩囊、被動的弱勢。

二是美國政府內部正為侵略伊朗而鬧分歧。堅決出兵侵略的話,伊朗必強硬反攻,美國不可能同時在貿易談判壓迫中國,反而要爭取中國不與俄羅斯等國聲討美國的侵略,美國要至少爭取減少國際上反對的聲音與強度。如果出兵侵略不成的話,顯示出美國政軍內部分裂,特朗普便要應付分裂帶來的政治代價,哪有餘力進一步對付中國。

中國現時是大好時機,出面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平台上反對任何侵略他國主權的行為,不能讓美國重複侵略伊拉克的行動。若戰事一起,中國也好應在聯合國和國際上與友好國家聯手譴責甚至制裁,禁止美國從別國領土攻擊伊朗。

中國應該謹記二十年前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血的教訓,用孫子兵法,以攻為守,圍魏救趙,不能坐以待斃。還是一句老話,中國要有大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