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小題大做 不通情理-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19年06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筆者很多年都沒試過如此浪擲時光,明明手頭堆着大量工作,卻提不起勁去做,有時望着電視的新聞片段呆呆出神,內容重複又重複,卻動不起關機的念頭;有時候則相反,很想知道最新事態發展,偏不大有勇氣開電視,因為不忍心看到現場畫面,就此對着關閉的電視螢幕默默地坐着。大抵很多香港人也跟我一樣,這幾天心情欠佳,老是惦念着此地的示威暴動。

以往,本欄提出過一個深層問題,就是當代很多人都是在溫室中長大,少見世面,不通世情,活在自己的世界,根本不懂得斟酌情理。

香港人是不是永遠不該有激烈的示威活動?不是,譬如北京突然宣布廢除《基本法》,明天就要全面接管香港,而且沒有任何合理解釋,如果這樣,即使有一百萬人上街示威,有市民堵塞道路,在情理上是絕對講得通。但現在不是這樣的非常時期,如今特區政府只不過想修訂《逃犯條例》,沒任何證據顯示北京一定會濫用此例,在港隨意引渡犯人,我們單是憑主觀臆測就搞暴動,搞罷工、罷課,於情於理都不合。

舉一個極端例子,如果《逃犯條例》修訂若干年後,幾間大學的校長有一次曾公開呼籲香港人以至中國人努力追求民主自由,北京單為此事,就利用《逃犯條例》,想盡各種方式,要將幾位校長引渡到內地受審。假若如此,你要在香港作激烈抗爭,即使罷工、罷課加罷市都情有可原,但現在的情況遠不是這樣嚴重。

事情未發展到嚴重地步,你卻用了極嚴重的方式示威,人家並未過態,你的做法先行過態,就會激起對方要與你抗爭到底的心,香港人自己把自己搞垮,實在可惜!情形就如你懷疑父母將來會阻止未婚妻入門,單憑臆測,就將父母的房間打到稀巴爛,更將從小父母送你的東西一股腦兒燒掉,這樣做,你認為合乎情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