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楫中流:管治之道-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2019年06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官逼民反,香港蒙難,孰令致之?

一個原本是政治廉能、法治健全、經濟繁榮、社會和諧、言論自由,民生樂利的塵世天堂,竟然淪為政治不修、法治蕩然、經濟不景、民生凋敝、族群撕裂、社會動盪的人間煉獄!不是天意而是人禍。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兩年來的倒行逆施,民怨沸騰,沒有反躬自省,只會諉過於人。

都說愛國愛港,卻從無對中國和香港的歷史文化有一種尊嚴的自覺,便沒有人格尊嚴的自覺,以前當洋奴,如今做港奸,還怎可厚顏無恥說愛這塊土地?林鄭為「賣港」的批評叫屈而哽咽落淚,令我想起呂坤《呻吟語》「治道篇」說:「『民胞物與』,子厚胸中合下有這段着痛着癢心,方說出此等語。不然,只是做戲的一般,雖是學哭學笑,有甚悲喜?故天下事只是要心真。二帝三王親親、仁民、愛物,不是向人學得來,亦不是見得道理當如此。曰親、曰仁、曰愛,看是何等心腸,只是這點念頭懇切殷濃,至誠惻怛,譬之慈母愛子,由不得自家。所以有許多生息愛養之政。悲夫!可為痛哭也已。」對民間疾苦沒有同理心,不是痛癢攸關,不是真心,「只是做戲的一般,雖是學哭學笑,有甚悲喜」?

既說西方民主政治不必學,那麼有時代意義的中國管治哲學又知多少呢?特區政府「忽然愛國」的官員看不懂遠古哲人的經典著述,不妨讀讀四百多年前先賢的管治之道,便可知自己的不堪:「廟堂之上,以養正氣為先;海宇之內,以養元氣為本。能使賢人君子無鬱心之言,則正氣培矣;能使群黎百姓無腹誹之語,則元氣固矣。此萬世帝王保天下之要道也。」「六合之內,有一事一物相凌奪假借,而不各居其正位,不成清世界;有匹夫匹婦冤抑憤懣,而不得其分願,不成平世界。」「興利無太急,要左視右盼;革弊無太驟,要長慮卻顧。」「為政之道,以不擾為安,以不取為與,以不害為利,以行所無事為興廢起敝。」(《呻吟語‧治道篇》)

明代通儒呂坤所著的《呻》,筆者幾十年來讀之不厭,獲益良多。呂坤是明朝萬曆進士,官至刑部侍郎,曾因疏陳天下安危,遭奸人誣陷,遂告老還鄉,閉門著述講學。呂坤剛正不阿,為官清正廉潔,關心民間疾苦,深受百姓愛戴。《呻》以語錄體形式寫成,共六卷十七篇。作者通過對政治隆污、社會世情、修身齊家的體驗與感悟,以通俗中不乏雅正,趣味中不乏哲理的筆觸,娓娓道來,修、齊、治、平之理,歷久彌新。尤其是「治道」一篇,如果治者捧讀再三,細翫其意,身體力行,則被治者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