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衝擊遍地開花 毒瘤乘虛而入

2019年07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綿綿不絕,必有亂結;纖纖不伐,必成妖孽。眼下的香港,一片末世景象,三權淪陷,警權淪喪,法治崩潰,牛鬼蛇神傾巢而出,妖魔鬼怪橫行無忌,區區都有遊行,處處都有示威,日日都有衝擊,而且愈來愈暴力,愈來愈不可理喻。反對派為實現奪權圖謀,不搞死香港不罷休,警方窮於應付,港府無人問責,為另一股黑惡勢力乘虛而入大開方便之門,加速香港死亡。

經過「光復上水」一役,反對派的和平面具遭徹底撕破,暴徒呼嘯而過,店舖遭受破壞,人們雞飛狗走,警方更慘成眾矢之的。可以說,現在的遊行已沒有和平可言,暴力衝擊已成常態,昨日的沙田反修例遊行也不例外。但見示威者遊行之後,隨即有系統地集結,即場分發頭盔、雨傘、口罩、膠索帶、保鮮紙、鐵枝等物資,全部有組織有部署,有些人更就地拆毀鐵欄、地磚並堵塞道路,擺出跟警方拚個你死我活的架勢,那股狠勁,那種咬牙切齒,令人莫名其妙。事實一再證明,要求撤例是假,打殘警隊、打垮港府、打擊中央才是真。

當然,反對派既以奪權為目的,社會愈亂愈好,政府愈退縮愈好,仇警情緒愈高漲愈好,惟有這樣,他們才能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君不見,每次暴亂都有反對派政客的身影,他們表面上夾在警民中間作出勸喻,實際上不斷煽風點火,挑動仇警情緒,加上壹傳媒火上加油,年輕人往往視警察為寇讎,令衝擊的暴力程度倍增,暴亂更加失控,亂象一發不可收拾。

可以看見,這一個多月來,暴力衝擊一浪接一浪,反對派得勢便猖狂,將行動由中環金鐘一帶輻射到九龍新界,聲稱要「遍地開花」、「區區有遊行」,單是這一個星期已有兩場光復及示威,完全不給無辜市民以喘息空間,將香港攪得周天寒徹。毫不誇張地說,香港已陷於死亡邊緣,危如累卵,要是其他黑惡勢力也來攙一腳,隨時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香港休矣!

這樣說絕非無的放矢。沉寂一時的南亞人蛇偷渡活動最近死灰復燃,上月警方在流浮山爛角咀對開截獲一艘木船,拘捕兩名內地蛇頭及八名巴籍南亞兵,更在船上起出槍枝,來港顯然是為了吃大茶飯,背後涉及本地黑幫一條龍操縱,令人震驚。數日前,又有八名南亞人蛇在西貢布袋澳碼頭搶灘登岸,警方到場後截獲其中三人,又涉及本地黑幫從中安排,證明「趁佢病、攞佢命」不獨是壹傳媒黎智英的「名言」,更是今日黑幫和南亞兵團肆虐的寫照。

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要數最冷血、最令人髮指的,可說是昨日凌晨在九龍城發生的一宗搶劫案。兩名南亞匪對路過的孕婦痛下毒手,先用布袋笠頭,繼而將她推倒在地,最後搶走其手袋和財物,險釀一屍兩命。連「大肚婆」都不放過,南亞兵團之無人性,已非筆墨所能形容,他們之所以猖獗若此,難道不是覷準警力薄弱、警權淪喪而趁亂出手嗎?

一場又一場的暴力衝擊,令警隊元氣大傷,何況暴亂已持續一個多月,沒完沒了,警方每次布防例必消耗數千警力,速龍小隊、防暴警察受命上陣已是「最低消費」,說是精銳盡出也不誇張,結果令警隊疲於奔命。更要命的是,反對派政客及其喉舌刻意顛倒是非,混淆視聽,警方動輒被扣上「濫用暴力」、「血腥鎮壓」的帽子,警方執法固然是錯,不執法也是錯,動彈不得;加上兩次圍堵警總事件,連警總招牌都被示威者拆到甩皮甩骨,警權威信掃地,士氣之低落可想而知。此消彼長之下,別說反對派氣燄囂張,黑惡勢力、治安毒瘤同樣不放警方在眼內,香港距離無法無天的罪惡城,只有一步之遙。

值此生死存亡之際,港府及建制內部更應團結一致,奮起抗敵,很可惜,建制派政客為了選票考量,不是縮得就縮,就是狗咬狗骨,有些人的口脗甚至比反對派更反對派,令人嘆為觀止。而政府內部同樣離心離德,行會成員各行其是不用說,身為修例最大推手、要為修例失敗負上最大責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不但沒有反躬自省,問責下台,反而透過網誌為自己失職瀆職開脫,聲稱「很多時立法建議都是由決策局提出」,暗示律政司只是協助而非主導,修例失敗不應歸咎於她,而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錯,寡廉鮮恥,醜態百出,令人不齒。

嗚呼哀哉!今日的香港,既面對反對派和外部勢力步步進逼,暴力衝擊遍地開花,黑惡勢力和治安毒瘤又乘勢發難,整個社會一片混亂,然而港府高官不是龜縮就是卸責,建制派紛紛劃清界線,只剩下警隊苦苦支撐。中央除了表示支持林鄭政府依法施政,再無任何表態。問題是,港府已經「報廢」,高官更無一個是男兒,警方獨力難支。香港陷入死胡同,不知何去何從,中央何時出手收拾殘局,香港何時重出生天,是所有愛國愛港人士的大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