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盜伐盜獵猖獗 公安助紂為虐-蘭江 傳媒人

2019年07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品嘗山珍海味,特別是國家保護的野生動物和禽鳥,向來是內地權貴的特殊嗜好,如今擁有珍稀樹種木料,也是身份地位象徵,但風光的背後,卻是盜伐盜獵犯罪猖獗,國家珍貴自然資源飽受浩劫,而負責野生動植物管理的林業部門監管形同虛設,負責執法的森林公安更淪為「幫兇」。

內地官媒近日以「珍稀樹種為何難逃厄運」為題,曝光了海南黃花梨木被盜砍濫伐的問題。野生黃花梨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須經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門或其授權的機構批准,才能砍伐及交易。但有收購商表示,當地很多木材收購商都沒有辦許可證,幾乎每天都上山砍樹,一年起碼有上千棵,去年砍的最多,有四五千棵。

資料顯示,目前上百年才能成材的野生黃花梨已瀕臨滅絕,即使是人工種植,成材也要三十年以上。由於目前海南黃花梨一斤價格可達萬元以上,以致當地偷砍濫伐嚴重。最不可思議的是,官媒記者向負責保護森林的林業站舉報,卻發現木材檢查站的執法人員上班時間在睡覺、打牌賭博、研究彩票,護林員對盜伐置若罔聞,到森林公安局反映,卻發現森林公安局副局長和偷砍野生黃花梨的收購商正在一起喝酒。

相比一些地方執法部門官員對一些違規事件的推諉塞責,海南保護森林的公職人員對多年的盜伐現象更竟然是無動於衷,公安高層與奸商沆瀣一氣,可見當地偷砍濫伐國家保護植物,已成常態。

其實不止是盜伐稀有樹木,由於國人相信「背脊向天皆可食」,愈是珍稀動物和鳥類,愈是有進補效果,於是就有了野蠻殺戮,在部分監管官員庇護下,盜獵國家保護動物和禽鳥犯罪屢禁不絕。例如江西有野生動物保護管理部門官員為不法分子非法開具野生動物運輸證明文件;亦有監管部門監守自盜,廣東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就曾遭揭發,附近野味餐館林立,而距離這些餐館不遠處便是當地森林公安機關所在地。

森林公安是國家林業部門和公安機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具有武裝性質的兼有刑事執法和行政執法職能的專門保護森林及野生動植物資源、保護生態安全、維護林區社會治安秩序的重要力量,可謂職責重大,只不過,部分執法者不是與不法之徒同流合污,就是本身就淪為盜伐盜獵者。

事實上,今年以來,隨着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進駐,各地都有森林公安涉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而落台或嚴重處分,近期被查處的就有甘肅合作市森林公安局原局長包世華;內蒙古包頭市九原區森林公安局沼潭派出所副所長兼黃河濕地警務室主任任勇;黑龍江省虎林市森林公安局原局長孫寶東;雲南德宏州瑞麗市森林公安局前局長陳華國等。

上述森林公安高官密集落台,恰恰印證了內地野生動物遭盜獵,稀有植物被濫伐,與公安助紂為虐不無關係,而國家有關保護動植物法規,在這些腐敗官員眼裏,不過是一紙空文而已。顯然,與掃黑除惡一樣,嚴打盜伐盜獵活動,須先打掉公安保護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