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香港的選擇-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8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無論特朗普怎樣反覆變臉,也不管在明年總統選戰中特朗普是勝是敗,中美的新冷戰是不會突然消失的,中美矛盾只會隨着中國的持續發展增長而加深。香港夾在中美之間,怎樣選擇呢?是秉承殖民地傳統,仍舊作買辦,把中國的利益輸送外國?或是洗心革面,為中國的復興發展而努力?

這一個選擇,關乎香港今後的命運。

香港若要投靠美國,中央政府必然不允許,對香港的大政策便要改。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自治是在一國之下,不能藉此挑戰一國。現時港獨及有港獨傾向的人所主張的自治,已經超越一國的底線。取締港獨是中央的必然立場,若有人仍用自治來挑戰一國,自治的範疇便會加上眾多防範的機制和部署。因此,香港一旦要投靠美國,中央政府必然會干預制止。相信中央會暫時終止一國兩制,在一國的架構下,清洗投靠美國的人與事。

現時示威暴徒所提的光復、革命正是衝擊北京的底線,視乎衝擊的程度大小,中央政府亦會有相應的行動。若香港有投靠美國的迹象,中央政府亦必然會加強對香港涉及國家安全範疇的監控,首要針對的對象便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線人或被收買者。在目前形勢發展下,若沒有大的改變,早晚中央政府會循《基本法》既有機制,把涉及國家安全的法律伸延至香港施行。國家安全不可能是香港自治的範圍,香港不可能抗拒中央政府的立法、執法。

當然,香港可選擇支持中央政府抗拒美國不同方式的攻擊,同樣地也要解決內部港獨和有港獨傾向者的政治問題。一方面香港可以立法禁制港獨,名正言順地取締和拘捕港獨分子;另一方面,現有的《公安條例》等有不少可用作對付港獨分子的言行,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向港府提供港獨勢力的活動情報與證據,在一國兩制下已足以禁制港獨,止暴制亂。

在中美衝突下,香港實際上沒有選擇,不是支持國家便是被取代。光復與革命在香港是絕不可能,必然會被鎮壓,美國亦不會為香港而與中國決一死戰,最終反而會犧牲了香港的一國兩制。正因如此,香港應一開始便支持國家對抗美國的霸道欺凌,並且積極主動在抗美過程中找出最佳方案,利用香港百多年來積下的政治智慧、國際知識與關係,發揮自身作用。

今次的示威暴動事件提前突出了香港的選擇。選擇不是要放棄香港,而是要找出香港在中美新冷戰中的角色,保住香港的百年繁榮,也為中國的復興盡力。這需要智慧,而不是學生們的無知與盲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