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散兵游勇醜態現形-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19年08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目前的示威者號稱Be Water,如水一般可聚可散,抗爭時呼嘯而來,呼嘯而去,再加上沒有明確統轄者,俗語說「打蛇打七寸」,這種新模式並無「七寸位」供你敲打,要對付似乎也難以入手。

但這場仗香港警方沒有退路,非要打贏不可,否則往後在特區,以至在全世界,這種抗爭方式都會起了示範作用,只要依樣畫葫蘆,準教所有的統治者頭痛。如今面對香港亂象,好些西方國家領袖說三道四,立場明顯偏向於示威者一方,這只表現出他們鼠目寸光。

有政治眼光的人,自該誠心希望香港的亂事早日平定,要不然世界其他地方都可能受感染。Be Water的抗爭成本太低,只要有三數千人,彼此透過網絡聯繫,就可以肆意堵車、堵鐵路、擾亂機場,此風殊不可長,否則後患無窮。香港警方的平亂經驗,將來或者可以提供給其他地區參考。

如果警方是將眼前亂事當作一場仗去應付的話,戰術則太不敢恭維了。所謂兵不厭詐,在對方陣營安插臥底不是問題,但有好的棋子不該輕易用掉。近日,警方清場時,潛伏在示威者之中的臥底探員突然曝光,協助捕捉作亂的人。

如此一來,警方的計劃就已公諸於世,以後示威者便有提防,因此而被捕者未必能太多,反而會讓人覺得警察的手法殊不光明,惹起更大民憤。應付這種水形抗爭法,臥底不是這樣用的,應該長時間潛伏敵營,製造輿論,也製造爭議,使示威者之間出現意見分歧。多吵鬧就會讓人有離心,二○一四年的佔領行動最後失敗,就是因為領頭人之間漸生齟齬。

此外,散兵游勇的抗爭方式,統轄不嚴,最容易做出過頭事,自然漸漸會惹人反感,例如部分示威者乘港鐵,只是跳過入閘機,不肯付錢。警方不必急於搜捕他們,讓這些人的醜態逐漸現形,民心自會轉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