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開弓沒有回頭箭 定性反恐戰到底

2019年08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廿一世紀,是恐怖主義橫行的世紀,是理性退場暴力抬頭的世紀。香港作為中外角力之地,在外部勢力與洋奴漢奸合流炮製顏色革命的危局之下,終於不能避免走上恐怖主義之路。君不見,反修例奪權風暴愈演愈烈,暴力程度不斷升級,警員固然成為襲擊目標,國際機場更連續兩日被癱瘓,內地旅客被禁錮毆打,港九新界到處火光熊熊。國務院港澳辦已明確定性「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開弓沒有回頭箭,香港要重出生天,反恐戰便必須堅持到底、奮戰到底。

剛過去的周一和周二,香港發生史無前例的堵佔機場並癱瘓運作事件,所有登機手續停頓,旅客出入境受阻,近千航班被取消。有外國旅客跪求放行,亦有外國旅客聲色俱厲怒罵,但暴徒不是置之不理,就是惡言相向,甚至暴力阻止,香港醜出國際。更令人髮指的是,暴徒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名內地記者和一名內地旅客綑綁手腳並拳打腳踢,用雷射筆照射雙眼,過程長達數句鐘,其中一人更被打至昏迷。甚至乎,救護人員救人也被阻止,受害人躺在擔架床上照樣被打,警員保護受害人同樣遭受暴徒襲擊。何謂喪心病狂,何謂無法無天,何謂香港之恥,看一看暴徒暴行就一清二楚。

及至周二,機管局終於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機場內非法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可謂姍姍來遲,結果仍有過百航班受影響,而連日來客貨運損失更達天文數字,國際航空樞紐可謂毀於一旦。可以看見,反對派為了奪權無所不用其極,癱瘓機場就是最瘋狂一擊,目的是透過騎劫機場令香港登上國際醜聞頭條,破壞香港旅遊城市和航空樞紐形象,打擊經濟,而且覷準港府不敢在國際旅客進出之地進行武力清場,這樣他們就能為所欲為。而此前暴徒在全港各區縱火、刑毀、堵路、襲警、打人,俱令人怵目驚心,多間警署被投擲汽油彈,警員被燒傷;警方甚至多次搗破武器庫,起出大量現金和烈性炸藥。這一切顯然已跟反修例無關,反而同恐怖主義無異,由執法人員到平民百姓再到訪港旅客,生命安全都受到極嚴重威脅。

是可忍孰不可忍。港澳辦近日頻頻為香港局勢發聲,由最初只說支持港府和警方執法,到點名炮轟幕後黑手玩火者必自焚,再到將反修例同「顏色革命」放在一起,以至明確指出「出現恐怖主義苗頭」,昨日甚至形容為「近乎恐怖主義的行徑」,用詞一次比一次嚴厲,恐怖主義的定性幾乎已是一錘定音,加上解放軍在官方微信發出「從深圳出發抵達香港只需要十分鐘」的訊息,證明中央認為事態不斷惡化,現在已是最後通牒,若反對派仍不肯收手,港府仍無法止暴制亂,就會提升至反恐級別來處理。

要知道,恐怖主義在國際社會屬於「萬國公罪」,同毒品、戰爭、海盜、危害人類、種族滅絕等罪行沒有二致,對恐怖主義零容忍已是國際標準,沒有含糊,沒有雙重準則,故此,反恐戰是正義之戰,是保衞人類文明之戰,出師有名。正如保安局前局長葉劉淑儀所說,恐怖主義的定義是用非法手段、使用暴力脅迫手段,傷害平民以達到政治目的,現在香港是否出現恐怖主義,不言自明。

無獨有偶,上月國務院新聞辦發表《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直指境內外敵對勢力為達到分裂、肢解中國的目的,蓄意歪曲歷史、混淆是非,鼓吹新疆獨立。香港的暴亂和新疆非常相似,背後一樣有外部勢力煽動,都有分裂國家、鼓吹獨立之意,暴徒都以極端暴力手段以達到玉石俱焚的目的。而隨着中央加強在國際間闡述立場,多達五十個常駐日內瓦大使聯名致函聯合國支持中國反恐,證明在大是大非面前,全球取態完全一致,香港若繼續失控,中央絕對沒有不出手平亂的道理。

必須強調,定性恐怖主義屬於國防事務,也是國家權力,港府只能跟從和統一口徑,無權干涉定性,無權一時一樣自說自話。昨日警方竟指近日的示威不構成恐怖主義,無異於陷中央於不義,是毫無分寸的典型例子。在反恐戰面前,港府能做的就是配合中央路線,不要添煩添亂,更重要的是穩定金融體系,搞好經濟民生,絕對不能繼續綏靖投降,姑息養奸。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面對恐怖主義抬頭,全港市民必須同暴力割席,必須向反對派和暴徒作出最嚴厲譴責,誰不這樣做,誰就是暴力的信徒,誰就是摧毀香港的幫兇。香港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幕後黑手再不收手,反對派政客和暴徒執意一條黑路走到底,玩火者必自焚就是等待他們的唯一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