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風雲:喪心病狂 縱暴可恥-程萬里 傳媒人

2019年08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暴徒連續多日佔領香港國際機場,更發展至禁錮圍毆兩名內地男子,一人是官媒記者,另一人被指是公安,該名疑似公安更被毆至昏迷,復被暴徒掛上「我是公安」的大牌子,當年文革一幕在今日重演。香港,已不止是暴徒樂園,直情是恐怖分子樂園,距離打死人已經不遠矣。

最可恥的是,黃絲還要為暴徒的暴行辯解,聲稱圍毆二人是一盡阻止罪案發生的責任,因一人懷疑扮示威者,另一人懷疑扮記者!敢問一聲,即使二人是「扮」,但「扮」又干犯甚麼法律?暴徒到底阻止了甚麼罪案?人們但見暴徒濫用私刑,喪盡天良,無法無天,全部有影片為證,他們才是罪案的本身和罪案的源頭!

從網上多段視頻可見,圍毆內地人的暴徒起碼上百人,甚至連洋記者都看不過眼,挺身阻止,質問「即使戰爭也不可以打戰俘,何況這不是戰爭!」很可惜,洋記者只說對了一半,另一半大錯特錯,在暴徒眼中,這是戰爭,只要是非我族類都視為敵人,何況對方是內地人,這已是原罪,更沒有不趕盡殺絕之理。

嗚呼哀哉!今日的香港暴力橫行,黑白顛倒,除了這班極端暴力分子聲大夾惡,為所欲為,更拜大班所謂有良知的香港市民盲目支持所賜,堅持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終致暴力一發不可收拾。因為反中仇共,所以認為暴徒做甚麼都是對的,再猖狂都是可以原諒的,在這些縱暴派助紂為虐下,香港法治崩潰,萬劫不復。

縱暴派的代表就是一干反對派政客,以及走狗組織如香港記協之流。對於官媒記者被圍毆,香港記協竟淡化為「圍困」,甚至反譴責受害記者沒有出示記者證。見過無恥的,未見過如此無恥的,對於赤裸裸的踐踏新聞自由行為、在國際機場公然上演記者被打一幕,香港記協不為行家出頭,反怪起受害人來,實在是全球新聞界之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