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危國拒收難民 華府如何應對-史弘毅 傳媒人

2019年08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正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拒絕向有可能成為「公共負擔」的合法移民給予居留權之際,中美洲後院卻有「失火」之虞。危地馬拉日前舉行次輪總統選舉,主張重新審視前總統莫拉萊斯跟華府簽訂「安全第三國家」協議的賈馬太成功當選,有可能打亂特氏反移民的部署。

所謂「安全第三國家」,以美國和危地馬拉的情況為例,危國以外的民眾(主要是薩爾瓦多以及洪都拉斯等其他中美洲國家)在抵達美國前,必須先在危國申請庇護,並在當地等候結果;申請者期間如偷渡到美國,將被直接遣送回危地馬拉。山姆大叔的心態,其實路人皆見。危地馬拉幫派暴力橫行,謀殺導致的死亡率是美國五倍,跟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堪稱難兄難弟,對難民而言根本無「安全」可言。要難民在危國漫無止境的等待申請結果,忍受跟家鄉差不多的處境,說到底,特朗普就是希望「大篷車難民」們知難而退。

如果打開地圖看看,對美國來說最理想的「安全第三國家」當非毗鄰的墨西哥莫屬,只要墨國肯收容大量難民,理論上美國人就可安枕無憂。問題是,墨西哥的實力跟危地馬拉不在同一檔次,跟華府有較強的討價還價能力,因此兩國就相關議題的談判,進展並不順利。

在這種情況下,緊貼着墨西哥、相對弱小的危地馬拉,自然成為特朗普政府最就手的開刀對象。別的不說,危地馬拉有四成出口貨品的目的地在美國,特朗普只要威脅掄起懲罰性關稅的大棒,對方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事實上,特朗普對危國的施壓遠不止此,華府較早前就宣布停止對包括危地馬拉在內的中美洲三國數以億美元計的經濟援助。

問題是,危國民眾對「安全第三國家」的安排,實在難以收貨。正如當地不少評論指出,危國自身難保,哪有能力「照顧」外國難民?即使退一萬步說,華府承諾「美國人出錢危國人出力」,為當地收容難民的設施提供資金,甚至增加援助以作誘因,但以當地貪污之盛行,行政能力之低下,民眾根本沒有信心美國的援款不會被貪官「過河濕腳」、「中飽私囊」。只要看看賈馬太和托雷斯兩人的競選文宣,不約而同批評莫拉萊斯政府在任期倒數階段跟華府簽訂「喪權辱國」的協議,行為極不負責,即可知危國民眾人心向背。

當然,你有張良計,佢有過牆梯,弱國也有弱國的博弈之道。賈馬太的其中一個政綱,是在接壤墨西哥的邊界興建圍牆,以阻止民眾北上逃難。危、墨圍牆能否成事尚未可知,但已向華府傳遞清晰不過的訊息,就是如果危國政府在邊境放軟手腳,屆時將出現一個十分荒謬的畫面:危地馬拉作為「安全第三國家」,本國民眾卻爭相出走,所謂「安全」云乎哉?更不可不知的是,危國人口近一千七百萬,比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的總和還要多,一旦放任當地的難民潮,所謂「安全第三國家」勢將「報廢」。

有趣的是,除了興建圍牆,曾任監獄處長的賈馬太以鐵腕打擊犯罪深得人心,民粹作風與特朗普如出一轍。面對如此一位「倒模」般的對手,特氏有何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