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鴻爪:鼠患人患同樣嚴重-香桐仁 評論員

2019年08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在一年內出現第七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的個案,此病全球罕見,至今僅有八宗,本地獨佔其七。香港多方面發展滯後世界,病毒疫症卻超英趕美,竟然比內地更嚴重,十分諷刺。本港被視為大鼠戊肝高發地區,公共衞生警號響起,政府又一次糗出國際。

大鼠戊型肝炎,顧名思義,主要由老鼠散播,香港鼠患嚴重乃不爭事實。食環署公布的數字十分驚人,自五月開展全城清潔以來,首兩個月共捕獲五千二百多隻死鼠、三千隻活鼠及堵塞二千一百多個鼠洞。食環署滅鼠不力,多區情況惡劣,街坊惟有組織民間滅鼠隊自救。

荔枝角民間滅鼠隊獲得「廣州鼠王」教路,以叉燒做餌,擺放五個鼠籠,數小時便有兩隻收穫。對比同場的食環署放十個籠,以紅蘿蔔作餌,擺位又奇怪地面壁,數日只捉到兩隻老鼠。深水埗區街坊亦在兩小時內捕獲六隻老鼠,區議員稱使用老鼠籠頗見成效,改用叉燒做餌遠勝食署常用的番薯,可見官僚食古不化,因循守舊,鼠患其實來自人患。食署備受質疑,依然堅持使用低效方法,連滅鼠等公共衞生措施也不聽民意,冇靈魂政府招來民憤又怪得誰?

鼠患另外一點值得討論就是教育方面,香港人的公德心與城市的文明程度並不相符,經常在大街小巷見到有商舖食肆直接將污水及食物殘渣倒入馬路旁的水渠,變成老鼠的消夜,這情況在食肆林立的地區最明顯,例如旺角及深水埗。香港的後巷衞生亦非常惡劣,高空擲物,堆積垃圾,這些缺乏公德心的表現,與教育失敗不無關係。從小至大沒有學好,不了解對社會的責任,長大後變成自私自利的人,小則亂拋垃圾破壞衞生,大則作奸犯科,甚至暴力衝擊危害社會安全。特區末世,各式各樣病毒肆虐,受污染的不只是環境,而且是人心。消滅鼠患需要民間自救,止暴制亂靠政府看來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