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視線:博爾頓忽然辭職 國安團隊大地震

2019年09月12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白宮再有高層人事變動。總統特朗普日前在社交網站發文,指由於跟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多項議題上存在強烈分歧,「白宮再不需要他的服務」,已要求對方辭職。至於博爾頓的版本則是他自己主動辭職,而非被總統掃地出門,但不管真相如何,特氏入主白宮兩年多以來,國安團隊高層不斷換將,再次凸顯特氏的重要國安政策,根本不是「採納眾長」的結果,而是單憑一己「衝動」作決定。
事實上,博爾頓跟特朗普漸行漸遠早非秘密。早前就有報道指,博爾頓已被排除在高層會議之外。綜合各種消息可見,正是博氏的「好戰」態度惹來特朗普的強烈不滿,有熟悉博氏的人士如此形容他:「這世上沒有他不喜歡的戰爭。」不管是對伊朗、對阿富汗抑或對委內瑞拉,均主張鐵腕對付。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據聞就是博爾頓對總統施加影響的結果。問題是華府對德黑蘭的「極限施壓」並未能取得預期效果。今年六月,伊朗擊落美軍一架無人偵察機,博爾頓就力主以牙還牙,派出軍機報復,最終在臨門一腳被特氏叫停。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跟伊朗及北韓的交涉,博爾頓的強硬態度均成為雙方接觸的絆腳石。就在博爾頓被炒的消息傳出後不久,國務卿蓬佩奧即透露特朗普有意於本月底紐約聯合國大會上與伊朗總統魯哈尼展開會談,令人懷疑特氏炒掉博爾頓,某程度上是對伊朗示好的姿態。
不管怎麼說,博爾頓是特朗普政府自弗林、麥克馬斯特以後的第三位國家安全顧問。綜觀美國近代歷史,國安顧問的角色是否吃重,因人而異,既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平分秋色,也可凌駕於國務卿與防長之上,像尼克遜時代的基辛格及卡特時代的布熱津斯基,便是箇中的佼佼者。國安顧問是否強勢,端視其能否獲得總統的信任,看看前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如何走人,就知特朗普根本不需要「獨立意見」;再看看被傳與博爾頓不咬弦、同屬鷹派的蓬佩奧,時刻注意維護特朗普的權威,兩人命運自然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