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中美攻防-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09月14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如一般的外交鬥爭,中美貿易談判是鬥智鬥力,也連上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各種技巧。本來貿易談判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下,是有既定的原則、規矩、程序。可是美國一開始便不依從這個建立在共識上的體制,單邊主義的任意胡為,再加上總統特朗普全無誠信的翻雲覆雨,可以瞬刻變臉,談判便失去了規範的約制,變成純粹兩國的角力,爾虞我詐的比併,各自為本國的利益作出爭奪。
在美國提出混合戰爭的戰略後,美國的攻勢已不局限於硝煙的戰爭。但是,美國對華的長期戰略是以中國為其世界霸權的最大對手與挑戰的同時,其具體政策卻受制於其他因素。
一是總統選舉,四年一次。為求當選,候選人必然衡量對華政策對選票效果的利弊,而對華政策難免受到這個短期因素影響,而有所偏離長期戰略。對中國來說,這會是一個機會,但亦可能讓總統候選人或有採極端政策的可能性。利弊令雙方的機會均等,中國應懂得趨吉避凶,並且可設有一個時間表來調整對美政策。
二是美國並不單對付中國,國際上還有其他因素牽制着美國,使之無法全力對付中國,這便是中國可施圍魏救趙的戰略空間。當前特朗普正想擺脫其他地緣政治的牽制,例如在敍利亞退兵,讓沙特阿拉伯與以色列頂上;放棄對北韓的攻擊;也放棄烏克蘭,只在波蘭、羅馬尼亞等周邊國家布置導彈和戰機對俄羅斯作外圍圍堵;對古巴、委內瑞拉,特朗普亦不攻反退。上述這些部署,一方面可以讓美國回救國內經濟,另一方面,也可以騰出資源來專門對付中國(或可加上俄羅斯)。
對中國而言,便不應守在家門口,而可遠程出擊。例如支持北韓,抑壓美國在東北亞的影響,也可借之逼日本合作;支援伊朗、伊拉克與敍利亞,以及土耳其、阿聯酋,使美國的中東戰略難以有效落實;拉攏德國,支持德俄合作,從而分解美國與歐盟的關係,分解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內部團結;遠程資助古巴和委內瑞拉,加強與中南美各國的貿易,在美國後庭製造異議;全力深耕非洲,在今後全球最大人口增長地區排斥美國和西方勢力。這樣的布局與戰略,具體而言,或有不足之處,但總體來看,卻是對美國已經力不從心的世界霸權體系作多點出擊,使美國對各個地區都應接不暇,原來的全球戰略乃至對華的新戰略落得支離破碎,潰不成軍,甚或會產生骨牌效應,連鎖衝擊。
這場中美新冷戰,將會是一個全球範圍的全面攻防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