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香港攬炒 誰人在暗角偷笑?-陸頌雄 立法會議員

2019年09月14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反修例風波至今,修例本身已經不是主題,只是沒完沒了的製造事端和暴力,駭人聽聞的謊言製造仇恨,無差別地破壞公共設施,多次癱瘓機場,旅客被迫滯留機場和貨物延誤,令香港國際航空中心的地位岌岌可危,更重挫香港的法治精神根基。這不但令過百萬的打工仔生計受到影響,有些行業例如酒店、旅遊、百貨零售等,情況或比二○○三年沙士時期更差,國際聲譽受到打擊導致客戶流失,這都不是短期內可以復原的。
如果破壞者單純為了反政府,為甚麼要破壞公共設施,破壞經濟民生呢?在激進反對派的說法,這叫「攬炒」策略。一來他們期待透過破壞經濟,令資本家利益受損,從而向政府施壓;二來配合美國的貿易戰,破壞香港這個對於中國來說很重要的金融中心,以脅迫的手段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三來透過攬炒,趕走他們很討厭的中資企業和內地遊客;再加上如果經濟爆破樓價大幅下跌,他們就上樓有望,實現他們「小幸運」的夢想。
訴諸於這種想法的人,很明顯是對經濟一竅不通,更加不明白資本家的本質,特別是那些跨國的壟斷性質資本家的本質。他們可能見到城中首富一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或者叫政府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等等美言,感到連首富都同情甚至支持他們,而繼續異常興奮地向政府施壓。如果首富真的同情年輕人,為甚麼他的樓盤不能賣便宜一點?當年金融風暴為甚麼不對負資產的業主網開一面?這種左右逢源的做法,正正是資本家的本質,他們或者偶爾會發財立品做點好事,但政治上絕對不會隨便歸邊,因為在全球化的年代,資本家和資金都是無祖國的,哪個地方有甚麼政治制度和誰人話事,他們並不在乎,最重要是有錢賺,玩夠玩爛了一個地方,大不了就撤資,一走了之。
說回攬炒,其實好多國家的反對力量都會用類似的方式,企圖去重新整頓他們心中理想的經濟結構,例如前蘇聯和前東歐的國家,他們的政客當時聽取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意見,採取所謂休克療法,最後造成國有資產流失,資本寡頭壟斷形成,經濟比社會主義時期更差。雖則休克療法和攬炒性質未必完全一樣,但共通點是寄望用一些十分激進的方法去解決社會問題,到頭來情況比以前更差。可以預計,如果香港經濟攬炒,首當其衝一定是打工仔,因而會出現大規模裁員失業潮,保得住工作的都要減人工,中小企因為資金周轉不及大企業,支撐不了多久又要倒閉。
攬炒的結果,只會令百姓受害。縱使資產價格包括樓價大跌,但打工仔由於失業也買不起樓,反而跨國資本就有機會乘機剪羊毛,以極少的本錢進行壟斷性收購合併,小企業被迫撤出市場,中型企業被大企業收購合併,就算經濟有恢復的一天,港人的血汗已被吸盡,市場壟斷和貧富懸殊可能比今天更嚴重。
港人若要改變社會不公,筆者認為其中關鍵是要改變香港的產業結構,推動高增值產業如創新科技,減少過去一直依賴一味靠「炒」。事實上,攬炒是無法改革「濫炒」的香港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