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奴顏賣港辱國 攬炒何止一家-周中玨 傳媒人

2019年09月2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國會可能在未來一周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與否,黑衣幫翹首以盼,巴不得香港真的「攬炒」。以最近黑衣幫老少賣港者排隊到美國、德國、聯合國拉支持票,同非我族類者又唱又和,法案通過機會不小,但香港需要怕嗎?不,法案對香港雖然有影響,但不會是香港經濟的殺器。
美國國會轄下一個小組日前就該法案舉行聽證會,敵視中國崛起的國會議員刻意邀請多名香港代表出席聽證,香港眾志的黃之鋒與歌手何韻詩等在席上大肆妖魔化香港,個多小時的聆訊中,香港被描繪成恐怖的人間地獄,部分證詞駭人聽聞,如「年輕就是罪」、「示威者不敢求醫」、「有人被迫自殺」。對於這些不實言論,美國議員聽得很開心,尤其是「(我們)見到有香港示威者手持美國旗、唱美國國歌」!
因此,山姆民代拍心口,明言美國應該和香港示威者站在一塊。黑衣幫逢遊行搖美國旗、在全世界面前做番邦走狗,果然取得了攻心效果,拉得美國佬插腳瞓身。只是,黑衣幫的算盤未必打得響,要知道,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受商界游說的力量更大,即使民主、共和兩黨議員不大反對香港的人權民主法案,或法案有機會通過,但不代表根據法案向香港展開的制裁真能落實。
上述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評估香港是否仍存在足夠自治,是否符合資格享有美國施行的、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特別待遇(尤其是與中國不同的關稅地位)。同時也賦予美國政府法理基礎,以制裁之法針對被美國定義為「破壞香港人權民主」者,他們在美國的資產會被凍結,以及被禁止入境美國等。
為甚麼說上述措施未必真能攞香港命?一是香港若失去特別關稅地位,以美國是香港主要貿易夥伴的現狀來看,美國一樣受害,而且受害不輕。二是若香港真的失去特別關稅地位,經濟及貿易上必更依賴內地與歐洲,那時,美國等於自插一刀兼把香港這塊芝士完全推開,這叫攬炒,小香港抱着大美國的一片衣角攬炒都好,仍有不小的威力。
黑衣幫以為在經濟上逼死香港,就能在政治上予取予求。這一招,港英舊電池陳方安生近日接受外媒訪問時講得很直白,談到香港已陷入暴力升級的惡境,她推卸責任說「中央與特區政府要平息暴力很容易」,意思便是中央及特區政府只要在政治上下跪,便能平息暴力。當白人主持忍不住反詰:「示威者當初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現在港府都撤回了,為甚麼還要暴力升級而不回家呢?」陳老太搬龍門了,說因為政府做得太遲,示威者有更多關注、更多憤怒。
可見,就算政府再讓一步,示威者只會更進一階,香港面對的亂事,早已不是小小香港能夠拆解的詭局,當黑衣幫奴顏乞求外國干預,把英美抬上神壇開始,這就是一場黑衣幫被幕後非我族類主子操縱的先賣港、後亂港、然後奪港的大棋局,香港只是這局棋的棋盤,大風已經來了,大浪尾隨而至也只能視若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