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焚書坑儒-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10月1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的暴民,不管他們是教師、社工、大學生、中學生或專業人士、社會青年,近月表現出來的是野蠻無賴。無論他們是何等學歷、宗教,不分男女、老幼,典型的滿口粗言穢語,反映出他們心中的兇狠、暴戾,也便是任意破壞、任意傷人。看不到他們有甚麼政治倫理、道德與原則,不過是一群失去理智的野獸。
相比香港以往大型的暴亂,一九六七年是反殖民地的政治暴動、一九五六年是國民黨右派與黑社會勾結的暴動,也沒有今次的肆無忌憚的動亂和傷人。或許香港人多了,也多了讀過一點書、有些知識、也有物質條件的青少年和對社會不滿的青年、中年人。他們暴亂的手段超過前人,但是狂野的暴虐卻沒有政治的規範,用假設的理由來掩蓋他們恐怖主義的衝動。他們在破壞香港的同時,也創造了許多香港之最乃至世界之最。
他們的言行表現,可媲美邪教為主的義和團,和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衞兵,也與德國納粹前期穿着黃褐色卡其布軍裝的納粹衝鋒隊,或意大利墨索里尼的黑衣隊相類。這些組織都是靠盲目的政治迷信來對社會施虐,打砸燒和推行政治迫害。他們是反智的,因為一方面他們本是無知,才容易加入宗教與政黨的邪教;另一方面,他們無法用理智解釋他們瘋狂的言行,便索性把其他有智慧的人都迫害。
這幾天,香港的暴民搶掠中資機構書店以及電訊商,後者是為了搶掠手機,前者卻是把店裏的書搬出來縱火,上演香港的焚書鬧劇。
與此同時,暴民大學生在大學裏威嚇校長、教授,闖課堂強迫停課,脅迫學生參與示威暴亂,這還未到坑儒,也比不上紅衞兵所為,但再放縱,早晚會出悲劇。他們已經在大學校園裏進行破壞,把大學變成暴民大學、暴動大學,以及暴民暴亂的指揮、後勤和人員補充基地,成群結隊地到社會上打砸燒,這與紅衞兵只是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差。紅衞兵還不懂用汽油彈,香港的暴民大學生已頻繁使用。幸好香港警察沒有和他們勾結,外部的槍枝也難走私進口,否則的話,依他們現時的脾性和衝動的升級,除了會搶警察的槍,還會如紅衞兵那樣用戰爭的武備來作反。
特區林鄭月娥政府說香港還未到緊急情況。若政府可以控制暴亂,維持社會治安與平民老百姓的安全,他們便沒有說錯。但是,這幾天香港的治安失控惡化,會不會演變出更大的動亂,全面破壞、全面攻擊,乃至出現無警時分的混亂?
特區政府有甚麼有效的策略與措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