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是在走開放社會之路嗎-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19年10月1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平素評論新聞多矣,近日筆者也成了一宗小新聞的主角,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看來香港正掀起一場小型文化大革命,我能躬逢其會,也算是難得的體驗。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掀起的風波,開香港數十年來未有之亂局,在下身為時事評論者當然應盡言責,所以接受傳媒訪問時,曾建議治亂世當用重典,警方應加強執法,法庭亦可考慮加重刑罰的阻嚇性。
上述建言乃個人一得之見,政府部門不見得就會採納,反對派自然亦會有另類看法。這不打緊,各抒己見,各行其是,正是一個開放、包容社會可取的地方,所以香港人過去才竭力去守護這種核心價值。然而,今天部分年輕人卻打着紅旗反紅旗,以維護核心價值為名,去行毀壞核心價值之實。
十月八日,在下如常到理工大學持續進修學院授課,突然有約數十名年輕人出現在課室內外,叫喊着要我就「用重典」的言論道歉,因為情況混亂,授課被打擾,所以原有的課堂在開始後五分鐘便被迫停止。此後的五小時內,年輕人一直沒讓我離開,不斷要求我道歉和對話。
在下從來樂意對話,也經常鼓勵京港政府在處理社會危機時,應真誠與反對者溝通。但對話場合須有基本的秩序和規矩,當日的年輕人不斷叫嚷,口出粗言穢語,又用雷射光照在我面上、身上,更不止一次將我推倒在地,整個過程太不像一個文明的大專院校內應該見到的場面。所以,我當時只能發表了幾點簡單的立場聲明,嚴肅的討論根本無法進行。
不少香港人抗拒共產政權,因為害怕中共歷史上好幾段黑暗的篇章,其中以文化大革命一役最讓人談虎色變。可惜,如今部分香港年輕人口稱厭惡文化大革命,卻不自覺地用上文革的批鬥方式去對待異見者。大家可要認真想想,這樣下去,我們走的真是開放社會之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