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瑞典皇室瘦身 英國何去何從-史弘毅 傳媒人

2019年10月1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瑞典國王卡爾十六‧古斯塔夫宣布取消五名孫兒的王銜,他們從今以後不再被賦予皇室公職,同時不會再領受納稅人的供養。儘管此後不會再有「殿下」的尊稱,但仍可保留王子、公主的名銜及爵位。
由於皇室成員繁衍眾多,「食指浩繁」,對公帑形成愈來愈沉重的壓力,不少民眾認為納稅人不必全數「埋單」,在此情況下,古斯塔夫「自我引爆」,主動為納稅人荷包着想,不失為明智之舉。就連主張廢除君主制的共和派人士也「點讚」,認為這是「邁出正確的一步」。
事實上,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瑞典國內廢除君主制的呼聲甚高,但皇室在古斯塔夫的帶領下走親民路線,贏得不少民眾的歡心與支持。一九七三年,古斯塔夫以二十七歲之齡接過其祖父的王位(其父親在他年幼時遭遇飛機失事身亡),他在登基演說中便矢言要效法祖父成為「現代君主的典範」,盡力「使瑞典跟上時代的發展」,自己將努力成為適應現代瑞典社會發展的國王。
四十多年的實踐證明,古斯塔夫所言非虛。瑞典皇室被譽為「歐洲最親民的皇室」,古氏本人迎娶德國裔平民為妻,打破皇室與貴族締結婚姻的傳統;王儲維多利亞公主亦下嫁私人健身教練。據說古氏向王后希爾維亞求婚時,對方曾坦言擔心瑞典人不會接受自己的外國平民身份,古氏當即回應,如果只能在「江山」與「美人」間擇其一,會毫不猶豫放棄前者,結果希爾維亞王后的平易近人、雍容大方,令瑞典人民折服。
值得一提的是,瑞典於一九八○年正式修改王位繼承法,女性皇室成員得以繼承王位,與「平民」結婚亦不受影響,皇室下一代從此毋須再像古斯塔夫那樣,面對兩難的抉擇。另一方面,瑞典皇室的格言「為了瑞典,與時俱進」,亦在古氏的領導下獲得實現,皇室成員也要像平民一樣納稅,而且還將王宮的部分區域開放讓公眾參觀。
當然,有失必有得,皇室成員在失去「俸祿」的同時,個人生活卻得到更大的自由。國王幼女馬德琳公主就指出,有關決定讓她的孩子能有「更大機會像普通個人般掌控自己的生活」。其兄長菲利普王子也為兩名兒子有「更自由的人生選擇」感到高興。
瑞典皇室毅然「瘦身」,有網民盛讚他們為全球君主制國家做出表率的同時,把矛頭指向英國皇室,認為白金漢宮也是時候精簡一下架構。儘管由於英國皇室的「裁員」,哈利王子跟梅根所生的兒子阿奇不能被稱作「王子殿下」,哈利王子亦表示不打算為阿奇謀求頭銜,但有傳梅根私下對兒子遭「差別待遇」頗有微詞。事實上,梅根的奢侈作風亦令英國民眾相當不滿。有人算過一筆帳,梅根自嫁入皇室後,單是置裝已花費數百萬港元,新居裝修花費數千萬港元,統統由納稅人埋單。
說到底,皇室成員不同於政客,後者的「正當性」來自人民的選票,去留間沒有灰色地帶。皇室成員則是「終身職業」,不管喜歡與否,都只能承擔來自國民的期望,這也是為甚麼哈利王子近日針對小報發起的「維權」行動,在公眾間引起兩極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