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無恥教協-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10月1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教協說,未成年的學生,要遠離暴動衝突現場,以策安全。這是極其典型的虛偽和無恥的呼籲,反映出教協主事者那些教師的低劣心態。
曾幾何時,教協鼓吹示威,教協會員的教師在中學裏慫恿、鼓勵中學生去參加示威。當示威每每演變成暴動,這樣的慫恿實質是要中學生走入暴動之中。教協也呼籲學生罷課,這便是把政治帶入中學去。近日眾多的中學生,乃至初中生在暴動中被捕,是他們自己政治覺醒,參與革命,抑或是受人教唆、引導,帶着教師等的誤(教)導而不顧一切地投入暴動?
現時是中學上課的時候,學生不上課、不做作業,反而跑上街道參與示威暴動?不是教協和教師們的鼓勵、推動,未成年學生又怎樣會「理解」民主、光復與革命呢?也怎會不顧一切地走到暴動衝突現場,與暴民同進退,也一同破壞公共設施、攻擊途人呢?
這些未成年中學生的行為,表現如童黨欺凌,差別是進一步的暴力升級,變成以政治為藉口,針對政府、社會、企業和其他人的欺凌。童黨欺凌是因為缺乏學校和公權力的干預,欺凌者無法無天,關鍵是法;沒有執法,也即是沒有行為代價,他們才可以在自知非法底下還堅持欺凌,甚至可招攬、脅迫更多人來加入童黨,壯大其欺凌力量。今次示威暴動,青少年的童黨行為,同樣屬於犯法和破壞,傷人之後不需負責,也受參與示威暴動的市民和暴民的支持和喝采。童黨欺凌和破壞變成了更大範圍的「英雄行為」,這些未成年的中學生當然亢奮,更加認同這樣的社會性欺凌,更加如癡如醉地參與和投入其中。
或許教師只是把這些中學生推往示威暴動的其中一個力量,另外還有牧師、神父的慫恿支持,而朋輩的壓力就更大,特別是高年級學生對低年級學生的壓力。但對中學生來說,特別是初中生,學校對他們影響最大。
一是校長教師可以告訴學生們甚麼是非法,以及犯法後代價如何。
二是學生為政治罷課和出外示威暴動,為甚麼學校與教師不勸阻和處理。
三是學校裏童黨式的政治欺凌,學校與教師有否防範和對付呢?
教協是教師工會,不是專業團體,也不是政治團體,總的來說,應堅持教師的專業道德與操守,否則的話應除去教師的名號。
在司徒華、張文光時代,教協雖反共但還講道理,尚且還有作為教師的操守原則。但很可惜,現在的教協,葉建源等人為了政治立場而滿口謊言,已淪為別人的政治工具。可憐他們教出來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