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雲流水:年輕一代-李信餘 時事評論員

2019年10月1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聳人聽聞的新屋嶺謊言本已告一段落,但中大校長段崇智日前與學生對話,一名自稱是新屋嶺性暴力受害人的女生,一面哭訴一面要求校長譴責警暴,令事件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女生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想必被拘押一事令她留下極大心理陰影。性暴力或性侵都是很嚴重的指控,警方已發聲明將聯絡涉事女生展開深入調查,請女生務必循法律程序討回公道,將涉事警員繩之以法。不過,最新發展是女生又改口指警方性暴力發生在葵涌警署而非新屋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願公眾有智慧好好判斷。
不管怎麼說,性侵或性暴力一類字眼很含糊,到底代表非禮抑或強姦?根據該女生的講話,她提到自己曾參與多次暴亂,在8‧31一役被捕,接着帶往新屋嶺拘留問話,警方如何性侵她或對她性暴力則語焉不詳。人們但見她哭訴被警方沒收手機,警方要一眾被捕人士行去邊就行去邊,接着被帶入黑房脫衣搜身,而搜身警員不止一個。到底這樣是否叫做性侵或性暴力,令人疑問。
或許更多不堪入目的細節女生不便公開透露,故公眾更希望調查能令真相水落石出。如女生不信任警方,大可要求律師、校方人員和婦女團體陪同錄口供。在事件鬧得這麼大之後,傳媒監督毫不放鬆之際,警方要隻手遮天並不容易。
不過,凡事有兩面,現在大家聽到女生的一面,但另一面呢?這些被捕人士不是無端白事被捕的,他們都涉及參與暴亂,而這些暴亂行為包括堵路縱火、刑事毀壞、襲警以至投擲汽油彈等等,都是極嚴重的刑事罪行,他們當中不少更被起訴暴動罪。難道他們以為犯法毫無後果?
無可否認,時下年輕人都很有理想,外語能力強,電腦知識豐富,創意也多,不蒙面的時候甚至樂於助人。但同時間,他們在溫室長大,從未見過吃喝玩樂以外的世面,不願接觸認知範圍以外的世界,極度自我中心,要甚麼必須即刻得到甚麼,別人不答應就發爛渣。看見一眾中大學生又圍校長,又用雷射筆照校長,又辱罵校長,全因校長只肯譴責「所有暴力」而非單單譴責警方,就知一哭二鬧三打砸已成他們的慣常伎倆。
這就解釋了,為何黑衣暴徒用極度暴力手段打砸搶燒,對不同政見人士動輒「私了」,原因正正是這些年輕人唯我獨尊之故。他們絲毫不會考慮其他市民的權益,也不會容納其他市民的意見,總之不遂我意就必須除之而後快。加上學校縱容,不敢直斥其非,終致所有香港人都陷入黑色恐慌之中,香港百年基業一鋪清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