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公屋政策矛盾 自我炮製民怨-王國興 23萬監察

2019年10月1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房委會公布最新公屋輪候冊數字,一般家庭申請者平均要五點四年,長者一人申請者要等二點九年,輪候冊人數累積已逾廿五萬宗。政府建新租住公屋遠遠追不上輪候人數是眾所周知的根本原因,而其安老政策與公屋政策自相矛盾,也是重要成因。政府放聲氣會提供給合資格申請者租金津貼,只是頭痛醫頭。
首先,公屋「富戶政策」與居家安老政策自相矛盾。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和醫療衞生政策都以家庭為本位,大力提倡和推動居家安老,鼓勵年輕人與長者同住,照顧長者。這也是家庭中上一代人的生理、心理,甚至家庭經濟的需要。居家安老、反哺之恩是家庭倫理的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可是房委會進一步收緊富戶政策,改為單軌制,令許多住戶因兒女投入社會工作後,增加了收入,而跌入所謂的「富戶」,被迫交倍半租、雙倍租甚至市值租。這些住戶為了避交額外懲罰性的租金,而將子女從戶籍冊上刪除,逼子女搬出公屋單位。
前年十月,房委會推行更苛刻的審查資格單軌制後,共有逾四萬一千宗刪除戶籍,按年遞增約百分之二十二,為五年來首次突破四萬宗。這些住戶的子女搬出後便留下年長的雙親,久而久之,這些屋邨便成為老人邨。雙老也因歲月催人,變成一老,形單影隻,每天對住四面牆,孤單地度過晚年,他們需要的社會支援更多。
這一對矛盾衝突的政策錯誤,又製造了大量公屋單身申請人,因為遷出公屋的年輕一代由於私人市場的樓價貴、租金貴,生活負擔吃不消下,又重新加入申請公屋的行列。據房委會的資料顯示,單身公屋申請人超過十萬人。由於房委會優先處理公屋家庭的申請者,所以每年只有二、三千個細單位可編配給單身的輪候申請者。由是之故,大家都可以看到五個畸形現象同時並存:(一)富戶政策不斷拆散大好的完整家庭;(二)富戶政策不斷製造老人邨;(三)富戶政策不斷製造單身公屋申請者;(四)許多年輕公屋申請者為了應對輪候經年的問題,未完成大學學業便開始申請公屋;(五)單身申請人許多由年輕等到中年、由中年等到老年,甚至等到死也未輪到。
另一方面,早年政府為了應對金融危機、挽救樓價崩潰危機,取消租者置其屋計劃(簡稱租置計劃)。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美其名「租置計劃」帶來許多混合業權所產生的管理和維修經費的分擔問題,從而腰斬「租置計劃」,令許多當時已公布納入「租置計劃」的屋邨公屋住戶夢想做業主的美夢成空,自我炮製不少民怨,埋怨政府食言失信,令他們被迫變成富戶、被迫與子女分離、被迫孤單終老。其實,近幾年政府推出「綠置居」,甚至收緊「綠置居」業主轉售限制的政策,並沒有挽回和彌補當年取消「租置計劃」的錯誤,及達到消除錯誤政策的後遺症。
最後,還必須指出政府提出給予七十歲「全長者」寬敞戶選擇調遷往細單位,可獲終身免租。政府的利誘政策,其實也與公屋編配政策中給予傷健人士的體恤安置的政策自相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