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美國欲壑難填 中國近乎凌遲

2019年10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中國剛大事慶祝建政七十周年,舉國仍沉浸在大國騰飛的喜悅之際,第十三輪中美貿易談判亦傳來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消息。很可惜,這份與其說是對雙方皆為「大好事」的協議,毋寧說是中國向美國屈服的協議,由農業到技術轉讓,由金融市場到知識產權,無一不大幅度向美國讓步。難怪美國總統特朗普笑逐顏開,肉麻地說一度緊張的美中關係現在又是愛情時光。
這段「愛情」的代價不可謂不大。首先,中國同意向美國購買四百至五百億美元的農產品,這個數額是近年來最大,達到中方過去購買最大額農產品的兩倍半至三倍。眾所周知,農業州份是特朗普票倉,此舉無疑能讓他大出風頭,也為其連任打下強心針。
本來,中國豬瘟肆虐,糧食需求巨大,加碼購買美國農產品有實際需要,若拋出幾塊大牛扒可以解決中美分歧,這筆交易划得過。但問題是,特朗普的胃口遠不止此,他要吃的不是牛扒而是整頭牛,而且要密密食、食到飽,巨額農產品不過是頭盤,更可觀的主菜還在後頭。
第一階段協議最矚目之處,是中方應美國要求,向美國金融服務企業開放市場「已接近達成協議」,同時中國在外匯市場和自由市場的透明度,亦應美方要求達成共識。這意味中國將進一步向美國開放金融市場,而透過人民幣貶值來消弭貿易戰關稅的好日子也可能無以為繼。至於被特朗普拿來作為開打貿易戰藉口的技術轉讓與知識產權等問題,美方都指協議有所涵蓋,擺出非常滿意的樣子。
誠然,中國早就矢言要走開放金融之路,國務院今年七月已推出十一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但吸引外資更多地流入的同時,亦不能忽視開放市場過急過快對國家安全的風險。尤其是美國策動貿易戰的另一意圖是金融戰,透過迫使別國快速地全面開放金融市場、衝擊該國金融體系,正正是美國肢解競爭對手的慣技。在資產泡沫化並在泡沫爆破前拋售資產「剪羊毛」,繼而引發經濟崩潰,這種手段在過去屢見不鮮。
君不見,「蘇聯五百日計劃」促使前蘇聯解體,八、九十年代日本金融泡沫爆破更使該國經濟一蹶不振至今。中國的經濟規模無疑和當年的蘇聯和日本不可同日而語,但美國絕不會放棄任何撬動中國的缺口,白宮經濟顧問甚至揚言現在是「新冷戰」,即使花十年時間迫使中國跪低亦在所不惜。美國打的算盤是甚麼,不言自明。
更不可不提,協議最大的不公平處,還在於中國的大幅讓步並未能換取關稅全面取消。原定周二生效、針對二千五百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的措施,美國僅僅同意暫緩;十二月十五日生效的提高中國電子貨品關稅會否叫停,美國不置可否;甚至乎,美國會否收回八月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決定,亦表現得模棱兩可。更令人側目的是,特朗普「人心不足蛇吞象」,揚言十一月在智利舉行的APEC峰會,美中將簽訂第一階段協議,然後立即進入第二階段談判,甚至可能出現第三階段談判,欲壑難填,沒完沒了。
顯而易見,美國不是一次過吃下中國整頭牛,而是邊打邊吃,邊談邊吃,每次談判都割去一些肉,吃多一點,再吃多一點,猶如將這頭牛「凌遲」。這份協議不但看不到對中國有何好處,反而一切由美國說了算,說是「城下之盟」雖不中亦不遠,難道中國還要奉陪下去嗎?
正如前述,貿易戰背後有金融戰的圖謀,最終目的是肢解中國。從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反華檄文,到國務卿蓬佩奧的中國威脅論;從美國全球打壓中國高科技企業華為,到對中國留學生下逐客令;從美國一再增加對台軍售,到美國持續進入南海耀武揚威;以至美國支持反中亂港勢力,拿新疆問題說事等等,在在證明美國從政治、經濟、文化、科技各方面對中國發動全面攻擊,「新冷戰」並非虛言。
更何況,美國總統大選明年舉行,特朗普最近又深陷「通烏門」醜聞,藉着打垮中國,吹噓讓美國再次偉大,不僅為其連任爭取籌碼,亦為他贏得本錢化解彈劾危機。觀乎他再次就香港反修例問題擺出指導姿態,聲稱香港遊行「少了很多人,很快就可自行解決」,毫不掩飾美國就是這場顏色革命的幕後黑手,加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把刀一直懸在頭上,就知中國即使在貿易談判讓步,亦不可能令美國收手。
說到底,打鐵還需自身硬,狹路相逢勇者勝。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閱兵慶典說,「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祖國的地位,也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中華民族的前進步伐」,這是多麼的豪情慷慨!是的,中國一路走來,正正因為堅持自己的道路,才沒有像日本那樣淪為美國的附庸,才能迅速崛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今,中華民族又來到歷史的轉折口,如何跨過美國這道坎,實現大國崛起,既考驗智慧,更考驗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