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立場錯 一切皆錯-柳扶風 評論員

2019年10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這場暴亂不平定,這場奪權鬥爭、「顏色革命」不粉碎,發動和參與暴亂的幕後黑手,和打砸搶燒暴徒不繩之於法,甚麼「社會恢復安寧」、甚麼聚焦經濟民生、甚麼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都是瞎扯談。
對此,北京和香江府衙不會不知,然而對此採取了鴕鳥政策,還有僥倖心理、還有對形勢的嚴重誤判、還有怕字當頭、還有自以為得計,結果是弄巧成拙的錯誤出招。凡此種種,令暴亂愈演愈亂,錯過了一次又一次機會,益發不可收拾。有時當局還會找一些自我開脫的理由,說是「一國兩制」乃古今中外皆無,沒有現成經驗,遇到問題要摸索,弄成今天這個樣子,可以理解。
其實,對於任何暴亂、打砸搶燒,古今中外任何制度下早有「必然」之經驗,那就是盡快使用強力平定,所謂亂世用重典,對暴亂更要用重典,「一國兩制」也好、「一國一制」也好、香港回歸也好、英夷殖民統治也好,都不會有啥區別,不用重典、不用強力都不可能平亂,這個規律天下盡知,還用「摸索」嗎?是的,人的自欺能力是無限的,但願當局能夠早些「醒」來。
對於香江府衙、林鄭月娥恐怕還不只是「自欺」那麼簡單,港英政府當年是怎麼「鎮暴平亂」的,他們是知道的。無論是「左派暴動」還是「右派暴動」,只要威脅了英夷的管治,破壞了社會秩序,港英政府就會使出重典和強力,毫不猶豫的平亂鎮壓。奇怪的是,回歸後,英夷培養的治港港人在面對反中亂港分子發動的暴亂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受到暴亂奪權威脅時,他們怎麼就不知所措了呢?怎麼就不知重典和強力跑到哪裏去了呢?怎麼就對暴亂跪低投降了呢?
四個月來,林鄭班子的所作所為不是在「止暴制亂」,而是在縱容暴亂,這裏有一個根本性的立場問題,站在哪一邊的問題,政治目的何在?究竟為誰的問題?何況今次暴亂,英美發動是如此明顯,支持暴亂、聲援暴徒是如此明顯,林鄭之流的配合又是如此明目張膽,毫不掩飾,連苦肉計都不屑玩,更奇怪的是朝廷竟然聽之任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