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與邪教攜手-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11月09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佔中時,還講道理,也需要道理支持。因此,一些所謂中國問題專家便出來宣揚,在香港示威的壓力下,中央政府必然轉變政策讓步,如新疆、西藏的政策一樣。他們的錯誤是不理解中央政府的新疆、西藏政策,誤以為統戰便等於政治的必然讓步,讓新疆、西藏取得更大的自主權,脫離中央政府的整合;他們的錯誤是不知道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政策也止於統戰,但堅持一國兩制的基礎,不會讓步。
今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動亂與佔中不同,是不講道理,也就不需要道理的支持。佔中是初試反應,策動者小心翼翼,希望以道理誘使更多人支持;今次則是全面推動顏色革命,卻不敢打正旗號,推翻特區政府的治權和中央政府的主權,偷偷摸摸多方掩飾地提出甚麼光復,甚麼革命,卻亦含糊其詞。
他們動員所有力量,因而不能講道理,怕講道理未能爭取最多人的支持參與。但亦不能不以政治口號帶領,口號便變成簡單、絕對和抽象,變成民主與專制之爭,正義與邪惡之戰,任何具體的分析、解說都省掉,只是不停地重複簡單、絕對和抽象的口號;用強制、壓迫、不斷重複來產生洗腦效果,把任何的智慧、理性都要洗掉。
所有參加的人不用思想,不斷地重複沒有具體內容的政治口號。在街頭上是這樣,在媒體前是這樣,在教堂、在大學裏也一樣。這種思想口號的一致化、標準化令人驚奇,也是香港社會從未出現過,可見策動者的心戰戰術和社交媒體技術效果的高明。於是反修例不需要大台或大腦,只靠隱藏的後台指揮便是。示威群眾、暴動的大、中學生和社會青年,只要聽指揮作為棋子盲動便是。這不是典型的暴民心理,而是心理與技術操作的暴民行為,比起當年納粹黨所為更為高超。
沒有腦的群眾在面對質疑時便無言以對,只有重複口號,但卻同時產生出空間,讓邪教插入參與。所以,稍有與標準政治口號不同的說法,便是中共殺了多少人,中共怎樣暴虐,以至天滅中共等,這些都屬於邪教二三十年來不斷重複的政治宣傳和口號。示威暴動中的訴求與這些邪教要攻擊的對象並不協調,但暴動中的各種反共反中暴行與其本身的政治訴求有矛盾,卻反而更符合邪教的主張傾向。
政治極端主義的發展,不僅孕育恐怖主義暴行,亦愈來愈與邪教的主張契合。極端主義、邪教與恐怖主義同屬一體。示威暴動中的宗教團體與邪教攜手,卻不自知。可悲可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