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黑暴中的區選 哀嘆香港淪陷-王國興 23萬監察

2019年11月09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有地區直選以來,都在平和的社會氣氛下進行,儘管競爭議席各方唇槍舌劍,但都止於口舌之爭。惟將於廿四日舉行的區選,是在持續五個月的暴亂下進行,赤裸裸的黑色暴力恐怖和威脅貫穿整個選舉。
香港不單止開創「一國兩制」的先河,更要創下史無前例的在長期社會暴亂下舉行選舉的先河。這場即將來臨的全港幾百萬人參與的政治活動,已脫離了選舉管理的正常軌道,瀕臨失控,選舉的列車已幾近無人駕駛,已先後有多個不同黨派候選人被襲擊,甚至謀殺。
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法官主持的候選人簡介會嚴重失控,他多番警告下場內秩序仍無法恢復,簡介會被迫「腰斬」,這是從來未發生過的現象。作為管理選舉的選管會尚且如此被羞辱,試問如何管好這場選舉?
黑暴勢力為了收割暴亂的果實,「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變身參選。特區政府卻隻眼開、隻眼閉,做順水人情送他們一程,試問政府一路提倡的公開、公平、公正的「三公」原則哪裏去了?試問《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的標準及底線原則哪裏去了?
許多「港獨」分裂勢力的、曾參與和策動這場暴亂的,甚至曾被捕的暴徒,以及早在年前參選、曾因「港獨」和「本土」主張而被DQ過的人物,都搖身一變、粉墨登場,順利入閘。把關的選舉主任和律政司對他們寬厚以待,只要他們在回答選舉主任的提問時表示不贊成「港獨」,便可以從容過關。政府完全不會審視這些人的真實政治取向、真實政治履歷、真實的現行政治態度和政治主張,以及審慎考察他們參與暴亂的事實。
就在選舉主任放了他們入閘後,他們便即在其競選橫額公然大字打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他們的競選宣傳文宣公然提出「反黑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些選舉文宣明目張膽煽動暴亂,推動暴亂繼續進行下去,利用暴亂的影響力奪取區議會議席,而政府又「開門揖盜」,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有人會問,政府不是已DQ了黃之鋒嗎?答案如前所述,「明修棧道」便是DQ黃之鋒,「暗度陳倉」讓黑暴「港獨」分裂勢力入閘才是戲肉。正如政界眾口一詞,這是一場「戲」,而且是一場很「爛」的「戲」。DQ一個黃之鋒,卻換來更多「黃之鋒」在DQ事件的掩護下順利入閘,連《木馬屠城記》大劇本也用不着,這場戲是為耍弄「北大人」的,難怪許多心水清者哀嘆香港已淪陷了。
形容香港已被黑暴攻陷,並不為過。事實上,持續五個月的暴亂已令人心惶惶,政府束手無策。警總被圍十六小時,只檢控一個佔旺「畫家」和少數人;立法會被徹底破壞,迄今沒檢控過一個在眾目睽睽下犯法的議員;連大肆侮辱國旗、拋國旗下海的暴徒也只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試問政府和警方如何確保區選四百五十多個投票站安全?被捕的三千多疑犯不少仍橫行於市,怎樣確保選舉安全?黑暴勢力已在網上煽動收起長者身份證,投票日黑衣人聯群結隊「逛街」,威脅市民不敢出來投票,如此黑色恐怖蔓延,選舉何來安全和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