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鴻爪:光復香港變罪惡城-香桐仁 評論員

2019年11月11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以往警隊其中一個主要任務是掃黑,現在警察每天也是上街掃黑,不過此黑不同彼黑,由對付黑社會改為對抗黑衣暴徒,警隊現時承受的卻是前所未有的壓力與危機。政府無能,把止暴制亂的艱巨重任卸責給執法者,警方現時最大敵人是無日無之的示威暴亂,所以人手調派重心也顯然集中在防暴,日常巡邏的工作也無可避免地調整,問題是,調整後還能維持社會秩序正常運作嗎?
只要看看官方數字,便知道側重防暴,減少巡邏,令社會陷入另一方面的治安危機。今年七至九月入屋爆竊案件較去年同期激增超過七成,而地舖更加成為光顧對象,單是慈雲山一個商場,一個早上便有兩宗電閘爆竊案。相反,俗稱「牛肉乾」的違例泊車定額罰款通知書則大減一半有多,因為人手短缺,抄牌次數自然減少,各區違泊激增,沙田一條三百米道路違泊了逾百車輛,出現兩線行車三線違泊奇觀,其他地區亦有同樣情況,在土瓜灣更有多輛載滿石油氣瓶的貨車違泊,如在社區埋下計時炸彈。
最奇怪是警方重心止暴制亂,但暴徒卻可以對一些目標店舖大肆破壞,拍照然後揚長而去,甚少當場可以拉人,而且亦未見有機會破案,皆因全部都蒙面,閉路電視拍了片亦不怕。拳頭在近,警方在遠,造成寒蟬效應,以及黑色恐怖,為了避免成為破壞目標,很多本來沒有立場的食肆,甚至偏藍的商戶紛紛屈服,聲稱支持示威者訴求,與建制陣營人物劃清界線。這種霸凌行為,和以往黑社會收陀地費有甚麼分別?
市民及商家受法律保護,有權利免受暴力及罪惡的威嚇,現在卻受兩邊左右夾擊,還有黑社會及假難民等毒瘤,警方顧此失彼,若未能及時補救治安漏洞,香港很快淪為黑暴罪惡城,市民遲早每天要帶武器上街自保。示威者口中的光復,從頭到尾都是攬炒,毀滅香港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