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民主自決?-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19年12月0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要模仿台灣的民主自決,可首先要明白民主自決的條件。
民主自決的條件是有足夠的經濟力量,沒有經濟力量,或讓民主自決把經濟條件破壞,民主自決的政治便會因為社會基礎崩潰而瓦解,自決變成政治混亂,民主便被獨裁或外國殖民所替代。
香港是小地方,以往是依靠英美體制、中國內地的支援才發展起來。今次港獨追求的民主自決是與中國內地為敵,與內地隔絕,內地必然以敵意回報。缺乏內地的支援、中國因素的營商機遇,香港能靠英美直接資助而獨立於南海一隅嗎?
美國支持港獨在香港破壞可以,不過是一時之事,而要與中國內地爭奪香港,卻並不會願意把香港反共反中的政治與民眾養起來,更不會因香港而與中國打起仗來。破壞可以、亂可以,接管則萬萬不可。連烏克蘭的戰略地緣因素也得不到美國的長期資助,故而政局反覆,二次顏色革命後烏克蘭還不得不親俄羅斯,美國只能策劃第三次顏色革命。黃台之瓜,何堪一摘再摘。
敍利亞、格魯吉亞、吉爾吉斯,乃至「阿拉伯之春」的各國,都是同一套路,美國是破壞了撒手便走,讓所謂的「民主自決」盡成一個個爛攤子。
新加坡可能是民主自決唯一成功之例,但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徒有民主之形,還是要用威權主義對抗外敵,內保安穩,且要與英美和好,受英美蔭護。新加坡之外是馬來西亞與印尼,難與英美匹敵。香港是中國領土,強大的中國怎會害怕美國,放棄香港?
香港自決與中國內地抗爭,必然是走上獨裁殘暴專制、壓抑民眾之途,今次反修例事件已見端倪。名為爭取民主,實則全無民主,而是暴徒盲動,背後隱蔽指揮。
香港人無論怎樣抗爭,都絕無可能借英美之力分裂國土,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不是他們的無畏與犧牲精神,而是愚昧無知。理工大學一役已表明這些所謂「革命義士」的無能、懦弱、反智,也無犧牲之精神與能力。觀乎他們向英美求援,揮舞英美國旗,他們的民主自治、光復革命,以至打砸燒,無非是求英美援手,給他們移民名額,好遂個人的利益,其餘是未明世事的大學生、中學生,被人所騙。
民主自決要真的成功,只能是中國內地政權崩潰。即使香港與海外一些人不停地預言中國內地大亂,天滅中共,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卻不停地改革改善,各方面的發展蒸蒸日上,哪有崩潰的可能呢?美國也要懼怕中國的崛起,香港港獨的民主自決不過是另有目的的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