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深層次矛盾-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19年12月0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反修例風波有一個令人覺得意外的現象,就是暴亂拖延了五個多月,發生這麼多破壞、縱火和打砸商戶事件,竟然沒有一次是針對香港賺錢能力最強、累積財富最多的地產發展商。如果有大型商場受到大規模破壞,也只是因為商場坐落大型集會集散地,蒙面黑衣人剛巧途經,又或者被指放警察進商場逮捕鎮壓,報復洩憤,才出手破壞搗毀,而不是因為商場屬於某地產集團。
例如,沙田新城市廣場因被指召喚警察進場而多次被針對,但只限在商場內集會,和搗毀某幾家特定商戶,並非針對商場本身。發生針對性破壞要到十一月,幾所大學一齊發難後才發生。同一集團屬下商場如大埔超級城,雖然也是坐落與警方對峙的衝突中心附近,未見顯著受到波及。
唯一例外的是又一城商場,地處城市大學與九龍塘港鐵站之間要塞,開始時一直安然無恙,業主是新加坡的投資集團,應該算是立場相對超然。也是要到十一月,幾所大學一齊發難後,才突然受到大規模攻擊,引致全面封閉裝修。我相信這個商場本來就不是打算攻擊的目標,只不過蒙面黑衣人為了配合各大學的遍地開花策略才就近行動。
金鐘太古廣場經歷多次大型集會和警黑衝突,一直平安無事。太古站曾發生數次警黑衝突,太古城中心卻未見顯著受到攻擊。
林鄭月娥政府在新的施政報告上特別指出,反修例風波的社會深層次矛盾是貧富懸殊問題和房屋問題,並聲稱要針對性作重點工作。可是,就蒙面黑衣人多次攻擊,針對目標都是中資商戶或所謂「藍色」商戶,看來群眾的洩憤對象,並非曾經被視為操縱樓價、囤積居奇、所謂「地產霸權」的幾大房地產發展商。
另一值得探討的現象,是暴民縱火砸毀不同商戶,看來也只是以破壞搗毀為主,雖然被攻擊的包括銀行,傳媒報道中少見提及是否有人順手牽羊,有幾多現金被搶去,看來不像歐洲大城市同類行動的有目的搶掠(looting)。除了有數的幾次攻擊通訊服務商戶,店內儲存的手機被盜,算是少數例外。在一般貧富懸殊社會,若發生同類型大規模群眾性暴亂,必然發生針對生活必需品和奢侈品的搶掠行為。香港今次的反常理現象,是否顯示群眾暴亂與貧富懸殊無關?又或者香港只是財富分配不均,但財富偏低一方仍然有足夠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就算社會失序時,仍未需要以搶掠手段取得心儀物品。
果真如此,貧富懸殊問題、房屋問題便並非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林鄭月娥可能斷錯了症、下錯了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