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新冷戰-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19年12月0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保護香港法案》,意味着針對中國的新冷戰已經開始。這是美國繼開打貿易戰,派出軍艦進入南中國海後,另一着針對中國的重要動作。美國下一步棋會是針對新疆的人權與民主法案,目前眾議院已通過有關法案。
看看舊冷戰時期,美國圈定了蘇聯為對手後,除了全面圍堵外,還用盡手段處處孤立,連一向敵對、實力較弱的中國,也可以拉攏成為盟友,建立反蘇戰線,可見美國的戰略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今次他們認定了中國為對手,先使出經濟手段,利用貿易戰發動攻擊,已經迫得中方處於下風,不能不回應。雖然說貿易戰是雙面刃,既傷人也能自傷,但以美國經濟規模之大,實力之強,完全捱得起自傷的損失,不會因貿易戰對己不利而收手。看來就算中、美雙方簽訂了貿易協議,也不表示中國日後可以高枕無憂。美國的招數層出不窮,如有需要,單方面撕毀協議的例子也非罕見。這個確實是難纏的對手,中國也不易擺脫。貿易戰、海權爭端、香港自治牌都打出了,出現新疆人權牌、西藏獨立牌、甚至金融戰也不足為奇了。
中國有何辦法反擊?其實手頭武器不多。無論在經濟上、金融上、貿易上,甚至軍事實力上,中國始終處於相對弱勢,並不具戰勝美國的條件,看來只得能忍則忍、能讓便讓,在可以容忍的地方稍作退讓,當被逼到牆角時便頂回去。
有人懷念六十年代,認為中國在面對美國的敵視時不卑不亢,而且還輸出毛澤東思想,感染歐美日的年輕一代作抗衡。他們認為中國可以重走老路,與美方全面對抗。不過,他們忘記了時代轉變,當年美國的頭號敵人是蘇聯,中國並非主要對手,甚至連對手也說不上,所以並未重視。中國當時一無所有,輸無可輸,兼手頭已經儲備一定數量核彈,就如今天的北韓,故可傲然面對美國。中國當時是理想主義掛帥,沒多少國際經濟利益,自然能正氣凜然,針鋒相對。但今天中國整體經濟已楔入世界體系,關係縱橫交錯,怎可能走回頭路而不顧現實考慮?
其實中、美衝突本來或更早出現,中國的經濟在過去十多年迅速增長,美國沒有可能不一早看出來,部署遏止。只不過十多年來先後出現了阿蓋德、伊斯蘭國這類國際性恐怖組織,把戰線伸展到西歐和美國,才被迫改變優先次序,先收拾身邊的恐怖分子,才讓中國平白多賺十多年的喘息機會。到如今中國的發展趨勢已經甚為明顯,幾年後很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經濟體,才急忙轉移目標抑制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