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有理:黑暴有理 反暴有罪-陳競立 評論員

2020年01月0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黑色暴亂爆發以來,已經有八十多名教職員被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口口聲聲嚴肅處理,更警告若校長不配合教育局的調查,包庇被調查的教師,可能被取消校長資格。沒想到,被嚴肅處理的原來不是涉及黑暴的黃師和包庇黃師的校長,而是反對黑暴的教師。德信中學一名教師據說以「曱甴」稱呼示威者,並以粗口指罵學生,結果被校董會勒令停職十四天,並扣除薪金。
身為教師,當然不應在學生面前使用粗言穢語,「曱甴論」也值得商榷,但這就受到停職扣薪的處分,是否有點過分?早前兩名官校教師在網絡發表不當言論,並沒有被停職,只是被調到教育局辦公室工作,兩者對比是何等強烈。實際上,使用粗言穢語的黃師不知凡幾,甚至有黃師在網上公然詛咒「黑警死全家」、咒罵警察子女「過唔到七歲」,該等言行比發表「曱甴論」惡劣得多、可恥得多,他們都可以繼續任教,唯獨該名反黑暴的教師受到嚴懲,莫非真的是黑暴有理、反暴有罪?
對於被捕的八十多名教職員,教育局聲稱已經完成審視七十多宗個案,惟至今僅向一人發出警告信,向五人發出譴責信,向七人發出勸喻信,沒有任何教師被取消資格,這就是楊潤雄所說的「嚴肅處理」?正是因為教育局姑息縱容,學校才會大面積淪陷,黃師才會有恃無恐,中學生也才會成為黑暴主力,若要追究責任,首先應向教育局和楊潤雄問責。
五代後蜀貴妃花蕊夫人有首詩云:「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這正是當今香港政府的寫照,面對黑色暴亂,高官怕事避事,爭相卸責,沒有一個是男兒,寄望他們止暴制亂,無異於緣木求魚。更何況,港府內部充斥無間道,是人是鬼根本無從分辨。有位任職醫管局主管的輔警署理旺角區助理指揮官,竟涉嫌向暴徒通風報信,問你怕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