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視線:解畫暗殺伊軍頭 華盛頓愈描愈黑

2020年01月15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表示,美軍擊殺伊朗軍頭蘇萊曼尼,是華府震懾伊朗大戰略的一部分,而且範圍不僅是伊朗,還適用於中國及俄羅斯。
且不說伊朗在蘇氏被殺後立即以導彈攻擊美軍在伊拉克的基地,美、伊充其量只是回到劍拔弩張、鬥而不破的戰爭危險邊緣,看不出德黑蘭當局有何「服軟」之處,更重要的是,華府對出手暗殺蘇氏,幾乎是一天一個花款,顯示總統特朗普作出相關決定並沒有經過深思熟慮,而是作為連任競選工程一部分的政治賭博。
華府一直強調,暗殺蘇萊曼尼是「先發制人」策略,保護美國人免受襲擊,特朗普日前接受霍士新聞專訪時,甚至言之鑿鑿地表示,蘇氏正策劃攻擊包括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在內的四個大使館,豈料言猶在耳,國防部部長埃斯珀卻公開打臉特氏,指所謂蘇氏策劃襲擊美國大使館,並沒有證據支持;特朗普其後更在社交網站發文,聲稱鑑於蘇氏的「恐怖過去」(特氏一再強調蘇萊曼尼過往曾殺死超過六百名美國人),其帶來的威脅是否迫切,「已不再重要」。
就這樣,特朗普擊殺蘇氏的「遮羞布」被無情地撕下來,世人不善忘的話,都會記得當年小布殊政府出兵攻打伊拉克,對外公布的理由是薩達姆擁有「大殺傷力武器」。時任國務卿鮑威爾出席聯合國安理會會議時,還煞有介事地拿出一瓶「樣品」,作為伊拉克擁有化武的「證據」,其後被證明屬子虛烏有,還被普京嘲笑是「洗衣粉」。
往後的發展,大家都知道了。美國入侵伊拉克,間接導致後者的死敵伊朗大大擴展影響力,最終成為美國在區內的心腹之患。除了伊拉克,美國在阿富汗亦陷入泥沼,搞了近二十年,最終還是要跟塔利班和談。按說美國人也該學乖,別動不動就插手別國事務,但正如心理學家馬洛斯所說,如果你有的只是一個錘子,那麼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像一個釘子,美式民主制度叫座力愈來愈小,剩下的就只有武裝到牙齒的力量,山姆大叔的窮兵黷武,豈是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