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貧政有貧民 縱暴無止暴

2020年01月15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政府扶貧,愈扶愈貧,去年底公布貧窮人口超過一百四十萬,為○九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每五個香港人一個窮,高官不但沒有反省,反而自己先喊窮,財爺陳茂波指今個財政年度收支會罕有地出現赤字,拒絕派錢還富於民,言猶在耳,他上司特首林鄭月娥便摑了陳一巴,驀地提出十招紓困措施,既慷納稅人之慨,也無情地向商家開刀。
政府十招紓困,預計需投放百億元經常開支,比起一次性派錢,更增加長遠負擔,當中逾半措施涉及勞工福利,包括有時限的失業或工時不足津貼、為低收入人士代供強積金,以及分階段增加法定假期至十七日,令到「勞工假」與「銀行假」看齊,據稱逾百萬打工仔受惠。是否「口惠而實不至」,仍有待觀察,但增加法定假期,肯定受影響的是商家,無論人手及撥備俱需要增加資源,故此林鄭表示需先與商界討論才能落實分階段執行,到時恐怕遇上很大阻力,就像取消強積金對沖一拖數年,政府又如何落實這張期票呢?
無能政府開出的期票之多,從政治到民生,罄竹難書,卻樣樣不能兌現,止暴制亂無期,特區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深淵,中小企受影響最大,正值水深火熱之際,各行各業紛紛爆發結業潮,剩下的不想裁員,便惟有減薪或者是放無薪假,希望勞資雙方共度時艱,捱過這段困難日子。經濟好景的時候不提出增加法定假期,現在谷底時卻大鑼大鼓當作救亡紓困措施,是否最大的諷刺?簡直是火上加油,落井下石,工商界一定會猛烈反對,到時政府會否又「霸王硬上弓」呢?恐怕冇腰骨的高官又會跪低,一拖再拖,不了了之。
不要以為打工仔一定歡迎增加假期,在現時惡劣環境下,企業根本無能力多付薪金開支,更加不會增聘人手,承受假期增加惟有無償加班,是否嫌香港打工仔工時未夠長,叫他們一日做十二小時,然後再兩三個月放多一日假?放勞工假期的很多都是勞動階層,政府以為增加假期是一種恩賜,其實在現在境況下,等於增加他們工作負擔,隨時因為工時過長、疲勞過度出事,不少職業司機便因過勞而導致車禍。好心都會做壞事,何況冇靈魂政府,從來沒有用心做好管治,政策不是過時便是來得太遲。
古語有云,功者難成而易敗,時者難得而易失。政府拖拖拉拉,屢誤戎機,別的不說,單看反修例風波,早期暴徒還未成氣候時,林鄭月娥未有當機立斷,迎頭痛擊,反而畏首畏尾,優柔寡斷,妄想跪低講和,致令反對派氣燄更盛,拉攏人心,終致暴潮一發不可收拾。止暴制亂,林鄭開了這張期票,從夏季到冬季、由一九年橫跨二○年,都似乎沒有兌現日期,已經淪為空頭支票,如今又再多幾張期票,誠信破產,香港人還會信你嗎?
從社署署長、扶貧委員會主席,到擔任特首,回歸後推行社福政策及扶貧措施,林鄭都參與其中,一再強調體會民間疾苦,卻被揭發離地萬丈,所以交出的成績表一直不合格,實在難辭其咎。假若政策得宜,哪有愈扶愈貧之理?這個道理,不用成立檢討委員會也應該知道吧?
《論語》裏孔子談政府施政:「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以往庫房年年水浸,經常估少盈餘數百至千億元,高官領取匹比各國元首的高薪厚祿,窮人數量卻不減反增。官富民窮,貧富懸殊幾冠絕全球,政府一直以「狼來了」說法來拒絕還富於民,「結構性財赤」常放在高官口中像護身符,現在真的狼來了,他們又視而不見,反而愈窮愈花錢,藥石亂投,去年調高長者綜援門檻至六十五歲,今年卻把兩元乘車優惠年齡由六十五歲降至六十歲,自相矛盾,本意是鼓勵長者出外,免與社會脫節,現今醫學昌明,六十來歲正值壯年,兩元乘車變相資助他們工作或交際,實在偏離原意了。難道政府以為十元八塊,便可以安撫因暴潮而盡喪的人心嗎?倒行逆施,進退失據,再退一步便是萬丈深淵了,廢官還未醒覺?
管子曰:「治國常富,而亂國常貧,是以善為國者,必先富民,然後治之。」富國應先富民,貧政便生貧民,民貧則亂,特區高官若有讀聖賢書,香港便不會淪落至今時今日田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特區之沒落,由政府不斷高喊扶貧,已經敲響了警號,現在回首,可嘆走入不歸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