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立竿見影-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20年01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接受傳媒訪問,談及反修例騷亂對本港大學的影響。訪問傳達出兩個重要訊息:一是外界對大學的捐款有反悔趨勢,一是外地學生來港就讀銳減。他相信不僅城大如此,其他大學情況也差不多。
外界對大學捐款減少有三種情況:一是已捐款打算取回;二是談好捐款、已經簽約但反悔不捐;三是捐了一部分之後,餘下款項拖延未捐。
香港公立大學的經費有兩個主要來源,分別是政府的經常性撥款,以及外界捐贈。為了鼓勵大學爭取外界捐贈,政府特別設立了一對一的對等特別撥款。如果外界捐贈減少,政府的對等特別撥款也隨之減少,大學的非經常性計劃項目會因經費短缺而受到相當影響。
大學的外界捐贈主要來自商界,公司和個人捐贈給大學,是鼓勵大學和學生的學術研究和活動,幫助社會發展。但是,現今騷亂持續,明顯地有大量大學生參與其中。有人甚至把大學校園用作暴徒招聘和訓練場所,大學校園成為破壞社會的暴徒基地,大學校園內曾經囤積大量汽油彈等攻擊性武器,管理當局束手無策,既未能阻止學生參與破壞社會行為,也無力妥善管理校園,任由暴徒肆虐。大學淪陷,商界當然對繼續捐贈有保留。
有大學校長還宣布,為了避免外界對大學修補被破壞校園的工作有爭論,索性調撥校方可自己動用的資金進行。這種論調更加證明了校方有意護短,校園被暴徒破壞佔據,也不肯報警要求警方協助調查,尋求政府特別撥款修補,而是大學自行處理,為暴徒掩飾罪行。有這樣的大學管理人員,外界怎可能有信心繼續捐贈?難道捐款人不擔心,本來為了大學作研究發展學術的捐款,被用作保護暴徒、掩飾犯罪行為用途乎?
有關本學期的外地學生銳減一事,郭位校長指出,減少的不僅是交換生,部分的非本地生,尤其是來自歐美地區的學生已向校方表示,第二學期不欲返港繼續學業。可見動亂影響下,外地學生既怕來香港讀書不安全,也怕社會騷亂,校園未能確保秩序,能夠有選擇的都另尋學習途徑了。
看來,反修例騷亂對大學的影響的確立竿見影,一年未到已經效果浮現。倒不知始作俑者的大學生是否後悔自己所作所為,把前人數十年建立的大學國際聲譽一下子摧毀,把外地學生嚇走,打擊大學的國際性地位?抑或是沾沾自喜,覺得把學習能力比自己強、研究能力比自己高的對手趕走,好能關上大門,讓自己稱王稱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