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紓困不足-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0年01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林鄭政府提出十大紓困措施,其實都是經年累月香港社會對特區政府的要求,只是特區政府的官僚用各種理由推搪抗拒,致使要紓的困愈來愈嚴重,並衍生出各種社會、經濟和政治問題。一如今次反修例動亂,若政府一早鎮壓,便不會發展成今天的爛攤子,香港社會亦不會損失幾百億元的資產與經濟收入,而且血流未止,損失繼續擴大,各種後遺症更對將來政府的治理、社會的發展構成巨大的挑戰。
十大紓困措施是林鄭月娥所代表的政務官治港班子被迫的讓步,若不是中央政府施壓,他們未必會改變原來的立場,但仍然會不太甘心,在執行上還可能有很大的阻礙。
無論如何,為勢所逼,特區政府公布這十大紓困措施,修改原來仇貧重富的政治偏向。政府增加的補貼,一是受惠者有極大需要,香港貧窮問題嚴重,長者貧窮尤為突出。二是特區政府投入的公帑,都會演變成本地消費,絕大部分在本地經濟內循環,產生乘數作用,效果遠勝減稅、免差餉的助富措施。
最關鍵的一條是針對劏房的租務管制,打破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取消租務管制以來政府的一大禁忌。殖民地時代,至少在中英談判、香港確定回歸之前,殖民地政府是抑制房地產的發展,依靠的政策一是龐大的公屋建設,二是私樓的租務管制,為的是社會穩定,有利英國的殖民統治。香港鐵定回歸之後,英國再不理會香港的社會穩定,更着意於賣地的財政收入,以及房地產發展對公私部門的利潤。
回歸後特區政府削公屋建設,堅拒恢復租務管制,便是維護房地產商的利益,以及香港社會裏的地主食利階級,或許還有以樓價不斷飆升來製造中產階層的虛假富裕感覺。但此舉卻造成香港貧富懸殊加劇、百業受壓、競爭力倒退、有樓者與無樓者的社會與政治矛盾,始作俑者是特區政府的政策,也因此備受各界批評,只是特區官僚厚顏無恥,一直抗拒民意。
今次因動亂和中央壓力而恢復租務管制,卻限於劏房的小範圍,不敢擴及私樓的其餘市場,還是以地主和房地產商的利益偏向,放棄機會來從根本解決香港房屋問題。公屋還是緩建,卻用租務津貼來安撫,但租務津貼用在劏房以外便缺乏管制,政府的津貼便轉手落入地主手裏,也讓他們可以隨意提高租金牟利,對公屋輪候者沒有幫助,反而會更添支出。
把租務管制與補貼合併來看,這個政府仍是不甘心放棄中英談判以來的偏向地產商地主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