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軍隊級別升降 折射政治風向-白非 政情觀察員

2020年01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中國,級別是衡量權力大小、職責輕重的直接標尺;級別升降,則是變化的晴雨表。在解放軍方面,自二○一五年底的改革以來,眾多軍事單位經歷了級別沉浮,折射出了政治風向變換。
譬如,回歸以來,駐港部隊司令員、政委長期高配為副戰區級、中將軍銜,但自去年起不再高配,為普通的正軍級、少將軍銜。此前,在省級軍區中,只有北京、新疆、西藏、香港四地的司令員、政委為副戰區級,其餘都為正軍級。而疆、藏為整建制副戰區級,京、港則只是主官高配。與疆、藏面臨嚴峻的反恐、邊防壓力不同,駐港部隊本身實際並沒有太大的現實軍事需求,更多是威懾象徵,以往之所以高配,主要是一種特殊政治地位的宣示,如今淡化特殊性。
西藏軍區原本是正軍級單位,只有主官高配副戰區級,在軍改之後,整體升格為副戰區級,與新疆軍區平齊。兩者也不像其他省軍區那樣隸屬軍委國防動員部,而是直隸於陸軍總部。其他省軍區在改革後不再統轄作戰部隊,主要負責國防後備建設。而疆、藏兩大軍區的兵力相當於一個集團軍,除了反恐維穩需求,由於前些年中印邊界對峙緊張局勢,令西藏軍區任務陡增,因而順勢升格強化部署。
聯勤保障部隊是二○一六年新組建的獨立兵種,初期是正軍級,二○一七年底升格為副戰區級,與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武裝警察部隊,並列為七大軍兵種。大戰區體制下,聯合保障與聯合作戰、聯合訓練一樣,是軍隊多軍兵種協同的重要一環。這是聯勤部隊得以升格的原因所在。
在四總部時代,軍委辦公廳只是一個正軍級單位,只有辦公廳主任高配,實際成了邊緣部門,大權操之於四總部。軍改將四總部拆散為十五個部門,而軍委辦公廳排名首位,升格為副戰區級,重要文件均由軍委辦公廳頒發,而不再是以往四總部聯合發文。這是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強化集中統一領導的實際行動。
有升就有降,軍委機關部門以及各大軍事院校集體降格。譬如原四總部裏,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是軍委委員級,副總參謀長、副主任為正戰區級,總參謀長助理、主任助理為副戰區級,軍改將兩總部降格為普通正戰區級,雖然參謀長、政治部主任依然是軍委委員,但副參謀長、副主任降格為副戰區級,參謀長助理、主任助理降為正軍級。軍委部門從原來的統率機關降格為辦事機關、服務機關,弱化其權威,防範山頭割據。
軍委三大直屬院校中,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從正戰區級降為副戰區級,國防科技大學從副戰區級降為正軍級。以往軍事院校級別過高,比如防大、軍科院下屬各研究部都是正軍級單位,往往一個部就有少將、大校多達幾十位、上百位,數量遠遠多於一個野戰集團軍,這種情況引發一線作戰部隊的不滿。軍改之後,將軍事資源向作戰部隊傾斜,因此對軍委機關、軍事院校級別進行降格、崗位裁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