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人禍疫災重擊不休 經濟自由首遜星洲

2020年03月18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江百年滄桑,逃不過千古盛極而衰的定律,然而衰亡的速度也實在太快,過去一年的災難性崩盤,從經濟民生到政治都慘不忍睹,港府或可以自欺欺人,說馬照跑、舞照跳,依舊繁榮安定,但外國卻計得一清二楚,眾多指數排名都節節敗退,落後四小龍中競爭對手,尤其是新加坡在多個範疇屢次爬頭,最近一項經濟自由度指數,本港從全球榜首滑落,首次輸給星洲。
香港由一九九五年至二○一九年,連續二十五年名列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美國傳統基金會周二公布二○二○年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的整體評分下跌,降至全球第二位,廿五年來首次被新加坡超越。基金會指出,香港經濟過去五年一直穩定增長,但在去年陷入衰退。持續的政治和社會動盪,削弱香港作為開展業務的最佳地點之一的聲譽,從而抑制了投資流入,所以各分項中,以投資自由分數大跌最令人關注。此消彼長,新加坡首度成為全球經濟自由度最高的國家地區,有賴其人均收入及國內生產總值(GDP)穩健上升,是唯一在各項指數分類都被視為經濟自由的國家地區。
這個評分報告對香港整體而言,是近期常見的經濟警號,對反對派來說,卻是最諷刺不過。反中亂港分子一直以追求民主自由來挑戰港府及中央政府,新加坡一黨獨大,民主程度一直引起爭議,是香港泛民主派口中的威權主義甚至專權國家,竟然在經濟自由爬了香港頭,外國資金最看風駛𢃇,今年選擇了星洲捨棄了香港,就是因為亂臣賊子在去年至今幹的好事!
近九個月來,黑暴到處縱火堵路,刑毀破壞「私了」,而且一言堂容不下異見,組成黃色經濟圈,唯我獨尊,趕盡殺絕不歸順的商戶,連廣告商選擇在電視台及報章發廣告也要過問,發起抵制,這種脅迫威嚇行為,等於扼殺消費者及投資者的自由度,本港經濟如何能不死?暴徒開宗明義要攬炒,這方面是做到了。
事實證明香港的反對派就是打着民主旗號反民主,掛起自由幌子反自由,「違法達義」破壞法治。這個世界沒有絕對自由,原始社會弱肉強食,連反抗生存的機會也沒有,遑論自由,文明社會法規表面限制個人自由,實則有規有矩有例可援,才可以公平實踐各人最大的自由,免得有人損害其他人權利。香港反對派有一大堆資深大狀及律師,這樣淺顯的道理怎會不明白,只是為了政治目的,昧着良心,從事法律工作卻帶頭破壞法治,而香港政府亦放軟手腳縱容暴徒,嚇走外國資金是必然的事。
暴潮是人禍,疫潮雖然算是天災,實則也有人為的因素令到災情更嚴重,香港政府不但處處給新加坡比下去,即使一江之隔的小小澳門也不如,就以抗疫為例,澳門檢疫及封關俱走在前面,曾經四十多天零個案,香港只是跟尾有樣學樣,卻是學也學得不像樣,封關拖拉,不罵不做,導致疫魔入侵,幾乎天天有確診。
廢官後知後覺,全球疫潮大爆發,袁國勇等專家近日均建議擴大封關,澳門本周一率先宣布,由周二起除中港台人士,外地人士入境澳門均須隔離十四日,之後又頒令由今日凌晨零時起,禁止外地人士進入澳門。反觀香港對內地及澳門台灣以外所有地區發出的紅色外遊警示卻姍姍來遲,而且周四起才強制檢疫隔離十四日,不但比人慢九拍,亦引起一片衝關狂潮,搶購機票,帶病趕回港,一晚有廿多人抵港後在機場送院。而且封關並非像澳門一刀切禁止入境,而是留有空隙引蛇入屋,東施效顰,拖泥帶水,這就是港式廢官思維特色。
港府高官被追問之下,解釋稱本港是航空樞紐,外地留學生數以萬計,難以跟澳門比較,言下之意反而譏諷人家地方細小,這種井底之蛙見識,放眼天下不攻自破,馬來西亞肯定比香港大吧,人家封關封境不准出國十四日,說做便做,哪會有諸多藉口推搪?
不是說澳門或新加坡有多好,而是香港的不濟自甘墮落有目共睹,昔日的優勢便像經濟自由度逐步逐步消失,若果暴潮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那今次疫潮是焚化駱駝的地獄之火。有說中央曾考慮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的證券交易所,香港地位恐會慢慢被取代,大灣區發展雖然受到疫潮阻礙,但時代洪流從來不會停頓,間中有沙石擋路,最終都是洶湧而過,香港再不掙扎向上,注定淹沒在翻天巨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