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美國開戰?-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0年03月2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失控的話,特朗普連任的希望將大減,他自稱戰時總統,可有甚麼辦法扭轉敗局呢?
關鍵是美國的三億多人民,三千多萬的非法移民沒有政治影響力。特朗普今天的民意支持度亦不差,反映的是美國人民的素質:一是不知天下大事,近半人從未出國,出國也主要是墨西哥與加拿大。
二是不辨是非,不明政治,容易為政客宣傳收買。
三是思想狹隘偏頗,種族主義心態根深柢固,恐共心理歇斯底里。宗教信仰濃厚,卻是把美國人看作是猶太人,為上帝優選的民族,餘者都是敵人或異教者,可以按上帝旨意隨意欺凌、虐待,以至殺戮(特朗普更加特赦美軍戰爭罪犯)。美國人的宗教信仰極端的變成反社會,邪教色彩極濃。美國以基督教立國,卻可鼓勵屠殺原居民,實行野蠻的奴隸制,它的宗教便顯得十分特殊。而近年侵略伊斯蘭國家,還抱着十字軍東征的中世紀思想,與世界文明千百年的發展背道而馳。
當然,美國也有能人輩出,差不多盡屬新移民。在美國體制內長期沉溺而能夠出淤泥而不染的有限,尤其是近二、三十年,選出好戰的總統(特朗普之後或可能有更瘋狂惡劣者)。怎樣的總統,反映出怎樣的人民,也同時是怎樣的人民,便有怎樣的總統。因此,總統選舉中,特朗普未必會在「眾望所歸」下落選;而即使他落選,民主黨的總統本質上亦難有分別。
中國和世界面對的是美國這樣的社會,這樣的政治特質。美國立國是依靠戰爭,它的強大也是靠戰爭堆砌而成。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元脫離金本位,標誌着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的世界霸權開始衰落,美國便不停地在世界各地策動和進行戰爭,國力愈衰,戰爭的衝動愈大。特朗普上台後,說要從伊拉克、敍利亞和阿富汗撤軍,是因為力有不逮,迫不得已,卻還是不願真的退,同時在各個領域到處欺壓別國,破壞和平。
於是,為了爭取連任,特朗普和他的極右派政治勢力會安然接受失敗、接受美國疫情與金融危機的雙重打擊嗎?相信美國會加強政治和社會上排華的種族主義,金融制裁加上法律索償。但美國應該不敢對中國動武,中國在習近平領導下是極硬的骨頭,啃不下,美國只能擇弱者而攻。伊朗飽受制裁與疫情的打擊,倘美國出兵,未必容易抵抗,而且攻打伊朗,美國還有沙特阿拉伯與以色列的支持。美國國會通過法案限制特朗普對伊朗開戰的權力,但他可以不顧一切,借愛國主義而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