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失望絕望 香江有望-柳扶風 評論員

2020年05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全國人大會議宣布「港版國安法」在港實施前一日,林鄭月娥對二十三條遲遲未能立法表示「感到失望」。失望甚麼呢?對誰失望呢?失望之後有何方法補救呢?這些林鄭卻沒說,相信她是說不出來或不敢說出來的。眾所周知,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江府衙和行政長官要負起主體憲制責任的。然而這個責任,林鄭月娥當特首後一直在推卸,一直找各種藉口諸如甚麼條件不成熟呀,時機不適合呀,社會沒有共識呀等等,把事情無限期拖下去。
可以肯定香江府衙、林鄭月娥內心深處一直是抗拒二十三條立法的,對此事的厭惡和恐懼是和反對派「心心相印」的。反對派一直是明火執仗反對,他們則是玩陰的拆台,釜底抽薪,兩者巧妙配合,朝廷十幾年來束手無策!香江府衙和反對派很是得戚。直到去年反修例黑暴興起,反對派更是深信只要瘋狂反對,製造動亂,打掉了《逃犯修訂條例》,二十三條立法也必定「胎死腹中」,再無機會「嬰兒落地」也。這段時間,大凡被問起二十三條立法,香江府衙、林鄭月娥就更加振振有詞的重彈「時機不成熟」等陳腔濫調。
然而物極必反,反對派的瘋狂,暴亂的破壞,香港墮入深淵,國家主權、安全被肆意挑戰和損害,外國勢力橫行無忌,使朝廷猛醒,忍耐力爆煲,徹底丟掉幻想,再不會被香江府衙的各種濫調所忽悠,要展開大反擊,要在平息暴亂中刻不容緩、不失時機的解決二十三條立法問題;中美全方位大戰的背景也絕不允許香港還有危害國安的「短板」、「風險口」和「嚴重隱患」繼續存在。林鄭月娥遂知再用「老生常談」玩拖拉是不行了,於是變了口風,用「失望」玩不知所云。當然,她也一定從朝廷那裏得知了相關決策,用表示「失望」為自己迫不得已要「轉軚」吹吹風也。「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不管林鄭月娥如何感到失望,反對派如何哀鳴,他們企圖利用阻止二十三條立法危害國安這一役已經翻過去了。林鄭失望,反對派絕望,香港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