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反對派的末日將臨-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20年05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後,筆者曾預計京港政府將採用「拖字訣」,會先看清形勢,引蛇出洞。事實上,示威持續近一年,政府一直採取較退讓、隱忍的策略。到了一個月前,種種迹象顯示情勢有變,本欄乃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拖字訣完成歷史使命」,預言中南海會轉而對香港反對派採取強硬態度。如今果不其然,北京剛宣布在人大會議期間,將審議替香港引入「港版國安法」草案,此舉對反對派猶如迎頭痛擊。
所謂「事有必至,理有固然」,要拖是歷史的必然,不拖也是歷史的必然,一切都有脈絡可循。我老早提醒過反對派,該收手時便該收手。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京港政府已然同意撤回,泛民主派得些好意便須回手,在《國歌法》問題上就應該讓步。
奈何泛民貪勝不知輸,完全拿捏不到進退之道,凡事一反到底,跟中央再沒有轉圜餘地,這就將自己逼入了一條死路。如今黎智英、李柱銘等反對派頭子紛紛被控,有人甚至預言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將會延期或取消,泛民原以為可以爭取議會過半數的美夢或許成空,試問他們還有何出路?
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有時亦會同情「雞蛋」,其實反對派爭取民主與公義,本無不對。但他們爭取不得其法,就連人情世故、禮尚往來的道理也不懂,這就一定會把事情搞砸。
前瞻未來反對派的頭子定然是入獄的入獄,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就被取消資格。美國總統特朗普保不了他們,香港也不可能獨立,泛民的江山就只能一直崩壞下去。
我曾經說過,泛民要與中央爭衡,只能用周恩來與毛澤東的相處方式。毛澤東的政策,周恩來不是完全同意,但如何去周旋,就得靠高明的政治手腕,一味心口掛個「勇」字,是注定要栽觔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