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觀察:掃黑惡累到嘔血 保護傘源源不絕

2020年06月3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今年是內地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收官之年,決勝之年,然而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且不少涉黑惡案件情況複雜,或是苦心經營多年,根深柢固;或是得到眾多官員、警員等保護傘庇護,難以剪除。以致許多辦案的政法幹警不是累倒病倒,就是負傷或犧牲掉,可見掃黑除惡行動仍困難重重,加強打擊之餘更需弄明白,為何黑惡勢力可以恣意滋生繁衍,保護傘為何總源源不絕出現?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日前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逾百宗案件已辦結二十多宗,四十多名目標逃犯已有近二十人被捕歸案;掃黑辦並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逾千億元,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三千三百多人。陳一新強調掃黑辦需緊盯大要案件辦理不放,又透露許多政法幹警在掃黑除惡行動中因長期高強度、超負荷工作而積勞成疾,兩年多來更有七百五十多人因此負傷或犧牲。
然而同樣是國家公職人員、政法幹警,做人的差別卻很大。正如本次發布會上公布的四宗掛牌督辦案之一、安徽「劉氏兄弟案」中,被對方所設「公關資金池」拉攏腐蝕的黨政機關領導、一線執法人員等官員就多達六十人,包括安徽蚌埠市一名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據指此案審理報告長達九百多頁,判決書亦有六百多頁,以致庭審工作持續多日,辦案人員需沒日沒夜忙碌,有人累至頭暈、缺氧、食救心丸,連審判長亦撐不住需要送院。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革命隊伍中充斥「人前是人、背後是鬼」的「兩面人」,又何愁腐敗不生?被金錢攻克、做黑惡勢力保護傘何其普遍。所以這也是掃黑除惡面臨的重要難題,就像本次公布另一宗、四川「饒拾元案」,所涉包括自貢市副市長等二十多個保護傘,與黑惡分子又是稱兄道弟,又是攀親家,查起來怎不阻礙重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白波案」更是「傘黑一體」,公安副局長自己就是黑老大,且網羅一批涉毒等違法犯罪分子,殺人、販毒、開賭場,無惡不作。
只是別看一些政法幹警在抓捕、審訊黑惡分子過程中東奔西走,累到嘔血,誰知道有沒有內鬼穿插其中?反正內地公檢法系統集體腐敗現象早已司空見慣,真正能夠堅守住底線原則之人又能有多少?像江西的「陳輝民案」就涉及到當地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公安局正副局長等多個政法系統保護傘;有人更被揭穿一邊假裝賣力抓捕陳輝民,一邊又在暗地裏收受財物,大肆貪腐,既醜陋不堪,又叫人防不勝防,故而黑惡勢力動輒可以存在十幾年、幾十年,豈是沒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