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機場人球-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20年07月01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最近香港機場發生的人球事件,令人想起二○○四年由史匹堡執導、湯漢斯主演的電影《機場客運站》:乘客因自己國家發生政變,護照失效,到了美國紐約機場不能入境,因為缺乏有效證件不能回國,被迫留在機場候機大樓內當人球,就地吃喝生活,還差點誤會得到一位同情他遭遇為他提供幫助的空姐垂青,自以為結下一段情緣。
頗為意外的是電影情節與香港的候機大樓人球事件相似,而且有三樁之多。最大差異是香港的案例都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來港轉機的乘客無機可轉,又不肯返回登機國家,才滯留香港機場。
香港的候機大樓人球滯留其實各有原因,傳媒首先報道的一樁是十一人由杜拜來港,本來打算入境後轉機北上,但候機大樓內沒有續飛機票可買,亦因不合檢疫手續要求被拒入境。現今一人已返回杜拜,拒絕回杜拜堅持等候北上的十人已轉去接受檢疫。他們都是中國籍人士,只要香港和內地進行協商,肯作出特別處理,我認為在香港檢疫隔離十四天後可以安排特別車輛經陸路去深圳轉機往目的地,既解決了問題,也滿足到檢疫的要求。重要的是要嚴厲警告有關航空公司,並要求該等公司負擔全部特別費用。
第二樁是一華籍老婦從英國飛香港打算轉去珠海,也是因未能滿足檢疫的限制不准入境轉乘其他交通工具,但她拒絕飛回出發地,已留在機場十多天並曾接受核酸檢測,呈陰性反應。這個案與第一樁的十人相似,既然也是中國籍人士,是否可與第一樁合併處理,在香港檢疫隔離十四天後同車送深圳。當然,所有費用也應由航空公司支付。
第三樁是已在候機大樓逗留三個月的越南籍人士,他從加拿大飛香港,本來駁機飛越南,航班卻因疫情臨時取消,越南停止一切空中交通,故未能續飛,留在香港機場候機大樓等候越南重新開放天空。這個旅客雖然未入境香港,香港已派人員替他作過檢測,結果呈陰性。旅客這樣等候其實不智,耗費時日,不知何時結束。據研究航空的朋友說,香港機場有權把他列為不受歡迎人物,要求他離開,不聽從可以強制遞解。如果沒有辦法把他送去越南,最簡單是送回加拿大。香港讓他逗留三個月,已經足夠友善,沒理由任他無限期留下來。
現今全球都暴露在疫情陰影下,機場候機大樓人多來往,多一個行蹤不明的人滯留便多一分感染的危機,機場管理當局不能坐視不理,任由去向不明人士無限期逗留,這並非正確的防疫之道,對候機大樓工作的員工及來往的乘客都有壞影響,宜盡早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