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亞洲大都會同一命運-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20年08月0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如果你娶妻後的頭三、五年體健如牛,就連傷風、感冒也不沾身,朋友羨慕,盛讚你妻子體貼,起居照顧入微。你說:「那不關老婆事,是我天生強壯,所以才沒病。」幾年後,你身體變弱了,病體支離,朋友再探問原因,你卻回答說:「那還用問嗎,妻子侍候不周,使我飲食無度,鬧病是理所當然的。」呵呵!你說這不是輸打贏要嗎?
有時攬鏡自照,我們也要問問自己會否也是這副德性。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今年初爆發,到五、六月一度沉寂,當時大抵沒有多少市民會歸功於政府,都說是因為自己防疫意識高,才不讓病毒有可乘之機。但踏入七月後,疫情急劇惡化,確診人數天天飆升,很多香港人卻不認為自己有絲毫責任,只將問題一股腦兒推到政府身上,這不叫前後矛盾嗎?
一碗水要端平,公道地說,如今疫情再度爆發,管治班子肯定責無旁貸,他們守關不嚴,才會讓病毒乘虛而入。但你今日罵它,昔日就該讚它,褒貶得用同一標準,否則就叫不辨是非、亂搬龍門了。
筆者完全無意為政府講好話,事實上,咱們的管治班子從不讓人省心,早前本欄幾乎要用喝罵方式,去提醒政府要喊停一年一度的書展。香港大疫當前,長居禮賓府的人有時卻像渾然不覺,那便叫誤己誤人。不過,我們在批評當政者時,始終要抱是其是、非其非的態度,千萬別像反對派般為罵而罵。
今次新冠肺炎疫情反彈,也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東京和新加坡亦然。這三個城市同屬亞洲的國際大都會,與世界其他地區交流頻繁。特區政府的抗疫成績是龍是蟲,跟同級的城市相比才算客觀。要是讓我說嘛,三地的抗疫成果都欠佳,原因固然跟政府的無能有關,但這小小的病毒也委實太「有能」了,一旦碰到大規模走動的人流,它們就會乘便入侵。